Archive for October, 2013


當然要讀最好的中學

女兒氣呼呼地把書包一丟,對父母說:「我再也不上學了,我今天成了全班的笑話,要上你們自己去上。」

原來是因為skytrain出問題,女兒上學遲到一小時,第一堂課沒上,第二堂也沒準時進教室,授課老師問原因,她說skytrain故障,同學們都用疑惑眼神看著她,因為學校附近根本沒有skytrain。她住北本拿比,每天七點就出門,搭公車,換skytrain,再搭公車,趕到溫哥華最西邊的U-Hill中學就讀。

為什麼不就近讀住家附近的中學?因為當媽媽的認為附近的中學排名不夠好,「要讀就讀最好的」,所以,女兒每天來回用將近四小時的車程,千里迢迢去上學。

「我的很多朋友,都把小孩送進U-Hill中學,我們也是非常努力安排,才讓女兒擠進去。這個名額得來不易,絕不能輕言放棄。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買不起學校附近的房子,本來想把我們的城市屋出租,再到學校旁邊租房子住,可是我們的小區有出租限制,我們還得排隊等。總要等我們的房子能出租了,全家才能搬到學校旁邊,現在只好讓女兒辛苦一點了。」當媽媽的說,當爸爸在一旁點頭附和。

如此大費周章,讓孩子擠進排名第一的中學,真的是為孩子好嗎?任何一個聰明伶俐的孩子,如果每天花四小時擠車,回家時必定筋疲力竭,體力智力都大受影響。而且,同學們大多住在學校附近,一旦有生日party或其他聚會,都無法就近參加。就連想留校與同學一起做project,都要擔心錯過公車時間。

開學第一個禮拜,女兒就大呼受不了。現在不過一個多月,女兒已經決定不上學了,這是當父母的千算萬算沒有料到的。

讓孩子擠進最好的學校,是許多華人父母的最大願望。有兩類人最積極,就算移山倒海都要舖排孩子的前面道路。第一類是自認孩子是超天才的父母,他們覺得只有最好的學校配得上自己的孩子,才能將他們推上贏者的圈圈裡。第二類父母是自覺孩子資質平庸,如果沒有碰到好老師與優秀同學,很可能一事無成。

最聰明優秀的孩子,與被動平庸的孩子,都在父母的幫助下,拚命擠好學校。也許該有人做個後續調查,看看好學校調教出來的學生,是不是都進入好大學,找到好工作,讓當父母的覺得沒有白忙一場。

好學校與壞學校

開學了!大多數父母都鬆了一口氣,重拾清淨自在的生活。也有人滿心不悅,因為孩子沒有進入心目中的好學校。

「我們從東邊搬到溫哥華西區,一個月花1800元租小小的兩房老公寓,為的就是讓孩子進入最好的中學,將來進好大學。沒想到,學校額滿了,我兒子被分到另一所中學,很遠,排名也差,早知道就不搬過來了。」一位憤憤不平的媽媽說。

她的兒子比她更生氣,因為離開了原來的同學朋友,跑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得重新適應。「我們原來的房子很大,環境也很好,現在的公寓真的很擠,東西都放不下。這裡唯一的好處是,同學們多是華人,很多人講中文。」兒子說。

為了幫孩子找好學校,華人父母們可以說歷經千辛萬苦,先是從遙遠的亞洲移民到北美,接著又在所居住的城市中移動,無論如何要給下一代舖排一條能夠贏在起跑點的路。

大部分買房或租房的人,最先查的是學區(schools locator),然後確定排名(schools ranking),最後再決定租或買。

常常碰到一些人拿著學區地圖找屋,指定非在某個好學區不可,隔一條街都不行,雖然另一區都是新房子,價格也便宜。「什麼都可以妥協,就是孩子的教育不能妥協。」他們非常堅持。

為孩子找一個有前景的學習環境,當然很重要。但是,「排名」真的是唯一的憑據嗎?排名在後面的,就一定是「壞學校」嗎?

我認識一個有錢家庭,移民之初就考慮到學區,因此花了不少錢在最頂級的區域購屋,後來因為大女兒無法進入理想公校,三個孩子全部轉讀私校。當父母的很賣力地投入學校各項募款活動,也給孩子最好的生活條件。結果前面兩個孩子大學雖然進了,卻都讀不下去,紛紛轉到社區大學。

繞了一大圈,孩子們並沒有比其他人優秀,只是自認優於一般人,看不起沒有錢的人,堅決不與窮人做朋友。

光看排名,其實很難斷定學校是好是壞。父母們若真的有心,應該進一步去瞭解「好學校是好在哪裡?壞學校壞在哪裡?」也許不同的指標有不同的意涵,要能看出其中的門道才行。

f6

 

姊妹淘為她辦了一場「大獲全勝」的慶祝會,她笑盈盈地頻頻舉杯,喝到八分醉。眼角餘光瞥見鏡子裡的自己,想用放浪形駭來遮掩內心的徬徨,可是,卻怎麼看怎麼彆扭啊!

「說說看,現在三間獨立屋及加拿大的所有現金都是妳的,妳打算如何處理啊? 」剛買了大房子的老鄉問。這是大夥兒今天聚集的目的,慶賀她拿到前老公的正式授權,可以處分在加拿大的所有財產。

這一切其實已超過她原先的想像,她完全沒料到自己在關鍵時刻會這麼厲害,竟然可以要到這麼多財產。

當初辦移民完全是老公的主意,說是要把生意拓展到海外,要讓兩個兒子受最好的教育。她天真地以為一家人要一起出來,還做了種種重新打天下的準備。沒想到報到前兩周,老公告訴她公司還有許多事沒處理好,讓她帶著兒子先走。

她覺得不對勁,但孩子們都已辦了轉學手續,親朋好友正排隊送行,一切如箭在弦上,好像不走不行了。她於是一咬牙自己帶著孩子走。六年來,老公只來過三次,每次停留不超過二周。

有人給她通風報信,說老公身邊另外有人了,她半信半疑,最後自己回去撞個正著。從那天起,老公開始用錢彌補她,她也想方設法多要一些,同時學習投資理財,房子一棟棟的買。今年,老公攤牌要離婚,她立刻在財產上做要求,為自己後半輩子找靠山。

「我能如何處理呢?出租吧!老了再賣了養老。」她回應老鄉的問題。其實她是生活無虞的,只是內心空虛的慌。

「跟我去跳國標舞,保證妳快樂。那裡的男人身材都很好,而且彬彬有禮,妳只要不要被他們騙財騙色就好了。怎麼玩都可以。」另一位曾經與她高中同過校的姊妹建議。

這位姊妹沒離婚,卻也像沒丈夫一樣,兩人各玩各的,偶爾會為孩子們的事通通電話,一年見一次面,維持對外形象。

移民夫妻很多相隔兩地,感情本來就有問題的,很容易就破裂分手;原本甜蜜蜜的,也可能因為長時間的分離,最後形同陌路。

「還好,我們是一群有錢的棄婦,還不算太慘。如果連錢都沒有,還得自己去張羅,就下地獄了。為我們這群有錢的棄婦乾杯。」擦黑色指甲油的姊妹淘說。她是所有人裡面最有錢的,因為老公的事業是老爸給的,離婚時她拿到大部分的財產。

如果早知道移民後會成為棄婦,妳們還是會走嗎?有人開了一個話題。剛拿到財產授權的她馬上接口:「我從來沒有想到要離開家鄉,我是被逼出來的,我的男人早有預謀。」

擦黑色指甲油的也說:「我的男人也是有預謀的,只是他千算萬算都沒料到我會讓老爸刮走他的錢。」

「其實,決定出不出來的時候,婚姻大局就已經定了。真正恩愛的夫妻,是捨不得分開太久的,他們一定會想破腦袋在一起。能夠長期分離的,大概就沒戲唱了。」一位年紀較長的姊妹說。

她突然豁然開朗,既然移民之初,老公就打定主意不來,就算她賴在國內不移民,一樣留不住那男人的心。所以,這樣的安排反而是最好的安排。

「為我們的獨立與自由乾一杯。」她大聲吆喝,每個人都把杯子舉起來,相視大笑。

x

高又帥的三十歲左右年輕人,和他的未婚妻一起來看房。他說自己是從別的省份過來的,沒有經紀人,也沒有貸款與驗屋條件,只要讀一讀大樓的會議記錄就可以決定買不買,他希望我把購屋佣金退給他。
這幾年的賣屋經驗,讓我很快確認眼前的年輕人想省錢,對房屋市場也有相當程度的掌握。經過簡短交談,我發現他竟然完全不知道大樓有「折舊報告」這檔事。
他一直在三千元、五千元之間糾纏,甚至希望我幫他出銀行本票的手續費7.5元,或者,交屋時給他一百元,他願意自己打掃。
我賣的那棟位於溫哥華市中心的大樓,「折舊報告」已經做出來了,明年要換熱水管線,每戶至少要交七千多元,未來還有一大堆東面要更新,可能每年都得繳費。這位購屋者完全不知道,還想無條件購屋,以爭取殺價空間。
這真是標準的見樹不見林,省小錢,可能會花大錢。而且,是不是能省到小錢都很難講,很多時候,買方以為自己省下的佣金,其實進了賣方經紀的口袋。
還有一個省小錢花大錢的例子,就是屋頂破了不立即維修,結果搞得無法收拾。我一連看到三個家庭有類似的問題,屋頂被松鼠或其他小動物破壞了,他們不但沒有立即發現,即使後來處理也是以省錢為原則,有一家自己爬上去蓋塑膠布,一家用膠水黏,都是等到天花板有水漬了,才察覺事態嚴重。
請專業人士每年檢查屋頂同時維修,可能只要一、二百元,等到天花板垮下來,保溫棉潮濕發霉,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與金錢來回復原狀了。
花錢要花在刀口上,省錢其實也該省在對的地方。固執又無知的省錢方式,有時候反而造成極大的浪費。
???????????????????????????????
 
他自認是個通情達理的房東,對房客的各種要求,全部正面回應,包括換新的洗衣機、新洗碗機等等。最近,他想把出租的大樓公寓賣掉,除了給房客二個月的提前通知外,還非常仁慈地願意減收第二個月的房租,做為搬家補償。沒想到,房客理直氣壯地回答他:「依法我不需要付第二個月的房租。」
 
真的嗎?半信半疑地的他打電話請教專家,這才知道原來知道房客真的有權利要求一個月的房租做賠償,他們根據的是「住宅租賃法」(Residential Tenancy Act)第51條。
 
過去他也曾經趕過租客,打算賣房子,後來發現市場不好,又繼續租人。「前面那個房客都沒說什麼,也沒少付房租,我補貼他二百元搬家費,他就很高興了。我一直不知道房東會損失一個月房租。」他恍然大悟。
 
前面那個房客是新移民,根本不知道這裡的法律規定,房東一說要賣房子,他們就乖乖搬家。現在這位房客是上班族,對自己的權益瞭若指掌,也順便給房東上了一課。
 
很多投資客不喜歡清空房子賣,而是一邊把房子租人,一邊掛牌賣屋。他們的如意算盤打的是,有好價錢就賣,沒有好價錢就繼續租,半點損失都沒有。如果房東與房客處得好,還願意給房客一點甜頭,有些房客會配合讓人看屋,也願意把房子打理乾淨。
 
如果房東只照顧自己的利益,房客也有方法讓房子賣不掉,包括:把房子搞得一塌糊塗、有人看屋時故意煮飯或洗澡、房門反鎖讓房屋經紀人與看屋者枯等…。一般而言,有租客的房子,多半會在市場上掛很久賣不掉,對房客與屋主都不利。
 
既然把房子租給別人住,當房東的最好不要有「賣賣看」的心理。真的想賣,就依法通知房客搬家,給予一個月房租的補償。等房子清空後,好好清潔美化,才能賣出好價錢。
 
當房客的若在租期已過,變成Month to Month之後,拿到房東的二個月內搬遷通知,千萬記得自己有權利要求一個月的房租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