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3


客廳是不需要的存在?

那是一戶四房的城市屋,什麼都好,就是客廳小得可憐。她為了買與不買而掙扎著。

「客廳與餐廳擠在一起,確實太小了,如果不要客廳,全部做餐廳用,不是很大嗎?現在誰還用客廳啊!我們家客廳都發霉了,電視機也沒人看。」她的好友在一旁叼絮著。

可以不要客廳嗎?她開始詢問周遭的親朋好友,發現大部分家庭用的最少的地方,就是客廳。房子大的,另有家庭房( Family Room),幾乎所有活動都在那兒。房子小的,即使餐廳書房都擠爆了,客廳還是很少用,是家裡面最沒有功能的一個空間。

其實,他們家最需要的是孩子們讀書的地方,如果把客廳改成書房,孩子們一進門就各得其所,把東西放在自己的書桌上,然後開始讀書,不是很好嗎?父母也可以把書桌放在一塊兒,親子一起用功,效果更好。

可是,客人來的時候怎麼辦?沒有客廳,如何招待客人?「好朋友就圍著餐桌坐啊!不熟悉的訪客,一年可能沒幾個,不需要為了他們把客廳空出來。」姊妹淘們建議。

這倒是個全新的思考方式,以前一家人會一起看電視,現在都是各看各的電腦,客廳已不需要擺電視機,連沙發都少有人坐,頂多打盹睡個午覺,不如改成書房,再加一張按摩椅,來得用途多一些。

既然房子的面積不夠大,只好窮則變,變則通,自己創造最合心意的空間。客廳會讓房子看起來漂亮,卻不見得實用,也許,可以用更多的創意來改變它。

2014年最想讀的書

2014年最想讀的書

「在座的各位,曾經從頭至尾讀完過一本書的人,請舉手。」大師在台上問。台下的人幾乎全部毫不遲疑地舉起手來。

「認為『聖經』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本書的人,請舉手。」大師再問。台下的人大多數還是快速的舉了手。「既然『聖經』如此重要,曾經把它從頭到尾讀過的請舉手。」大師話一說完,台下的人就面面相覷,僅有幾個人大膽地舉起手來。

這一幕就這樣印在我的腦海裡,雖然只是在網路上的任意點閱觀賞,我卻不停地思考,像我這麼好奇的人,為什麼從來沒有想過要把聖經好好讀一遍,看它到底在講什麼?為什麼西洋人上法庭要手按著聖經發誓?

在二十幾歲的時候,我曾經像個老學究一樣,拜師學習論語、孟子、中庸、大學、詩經、莊子、春秋繁露、商君書、孫子兵法、韓非子…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想知道這些流傳五千年的東西,究竟有什麼價值。

同樣的心情,我應該也要用來研究聖經才是,畢竟它只有一本,而且那麼多人在教,要想好好讀一遍,應該不是那麼難。何況,我已受洗成為基督徒,不能再以斷章取義、半信半疑的方式讀聖經。在質疑它之前,我起碼要看懂它。

如果不是因為移民,我大概不會成為基督徒。剛開始有點「功利」,因為人生地不熟,連找個人修水龍頭都是艱難的事。去了教會,馬上有一大堆兄弟姊妹,任何事都有人幫忙。等生活穩定之後,對教會的態度就變得冷靜理智,我一面逛教會,一面批評牧師不會講道。而自己呢 ?對聖經的研讀一直停留在最原始的階段,靈命完全沒有成長。

當個半調子的基督徒,其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也覺得有點膩。所以,新的2014年我給自己一個非做不可的功課,就是有系統地讀聖經,每天最少十五分鐘,要在一天中精神最好的時候讀,以免讀不下去。

這是公開的宣示,可以逼我自己非做到不可。

移民者的聖誕節

聖誕燈飾點綴深黑的夜,各個購物中心的停車場全日爆滿,大學生考完試開始收拾行李回家…一年一度最重要的聖誕佳節又到了,有人忙得團團轉,有人陷入焦慮中,也有人感覺比平時更寂聊。

華人習慣過農曆年,但大家已經移民加拿大,而且孩子們只有聖誕節才放假,所以,大多數家庭都是兩個節日一起過,重點還是放在聖誕節。「剛移民時很不習慣,我告訴鄰居朋友,我們是華人,不過聖誕節。可是,這裡沒有過農曆年的氣氛,最後落得兩頭空,什麼滋味也沒有。後來孩子漸漸長大,也時興聖誕節送禮,我們開始跟洋人一樣,過聖誕節,農曆年反而變得不重要,連聚在一起吃飯都難。」移民十年的媽媽說。

這位媽媽完全以洋人的方式過節,花十一個小時準備火雞大餐,還請一些國際學生到家裡來一起感受氣氛,並且自己做小餅乾當禮物,大家都很開心。「聖誕節主要是給孩子們一些溫暖的記憶,不管是自己的孩子,或是別人的孩子。我在準備的同時雖然有點累,心裡卻是高興的。」這位媽媽說。

有些人口簡單的移民家庭,也會幾戶人家一起過節,大家各準備幾道菜。「孩子讀小學時,我們都是四個家庭一起過節,現在他們都上大學了,反而變得生疏,不願意一起過。」另一位移民媽媽說。

如果媽媽們是好朋友,爸爸們又剛好在海的另一端;或者,幾個家庭剛好有交情,一起過節既熱鬧又輕鬆。每人只要準備一、二道菜,卻可以吃到八至十道菜,何樂而不為?最起碼,這個節日絕不會冷清清的。

其實,光是準備大餐,對許多人來說,就是一種「節日壓力」,開車到處找禮物買也是壓力,清潔與裝飾住家又是另一種壓力,有時候親朋好友相聚,沒話找話講,更是壓力。對經濟上不是很寬裕的家庭來說,過節的開銷與花費,亦是壓力。

如何量力而為,過一個讓自己開心也讓別人開心的節日,考驗每個人的智慧。用喜悅的心備餐備禮物,用關懷的心與家人朋友交談,也許,所有的壓力都會轉為祝福,成為新的一年的助力。

回流路上你和他

當初出走,是帶點提心吊膽的激情。如今的回流,則是歲月沈澱後的重新選擇。希望找一個最適合的地點養老。

「如果不是身體出狀況,我應該會一直待在這裡,我喜歡溫哥華的好山好水,也習慣過寧靜生活。自從腦部開刀後,體力大不如前,子女都不在身邊,我們兩老都不會開車,待在這裡不是那麼方便,決定搬回去住,至少買東西自在,到處都有小吃。」移居溫哥華近二十年,以前經常兩地跑,現在年紀大了,身體狀況走下坡,七十多歲的夫妻下了重大決定,甚至放棄政府的養老金。

「老人家回去是為了養老,我是為了再搏一把。在這裡認真住了五年,北美生活已經體驗過了,天天遊山玩水也沒興緻了,現在反而很想開創事業。溫哥華人太少,商機不足,要做生意還是得回去中港台,等退休後再過來吧!」四十歲的他,剛拿到公民身分,迫不及待地打包回流。

「我們是跟著兒子回流,三歲就帶他出來,大學與研究所都在加拿大念,現在卻決定到亞洲發展,還說在這裡沒有朋友了,因為朋友都回去了。兒子不住這兒,我們自己住也沒什麼滋味,回去花樣比較多,朋友也多。所以,就這麼決定了,回到原生地,和大夥兒在一起。」算是資深移民的他們,跟著下一代走上回流之路。

只要下定決心回流,對原生地的感情,會在短時間內升溫。過去覺得無法忍受的吵雜、污染、人心敗壞、政治內耗,如今看來都不是那麼嚴重。相反的,曾經賦予極高意義的良好生活環境、美麗的大自然景觀,突然變得不值一提,「看久了都一樣」。

要等再過個幾年,加拿大成為思念的一部分時,他們才會重新正視這裡的種種優點。移民們的前進腳步,影響他們的心思意念。在進與退之間,每個人都是理直氣壯的。(

每天寫下三件感恩的事

同樣是秋天,有人開懷於眼睛所見到的五彩繽紛的絢麗,也有人開始擔心冬天即將來臨,繁華轉眼空。心情,直接決定我們看人看物的角度。

如何把心情調整到一個欣賞的方位 ,直接影響我們的生活品質。有一位曾罹患憂鬱症的美國農婦Ann Voskamp,就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辦法,讓她的人生從此逆轉向上。

她要求自己每天在部落格(blog)寫下三件值得感恩的事,大事小事不拘,一年下來,就有一千個感恩,也就是「一千個禮物」。她不僅改變了自己,也改變了周遭的人。

「我的生活就是為三餐忙碌,有什麼好感恩的?」也許有人會這麼說。事實上,能居住在溫哥華,就應該有比別人更多的感恩。我們視為稀鬆平常的秋景,卻讓故鄉的人艷羨不已。我們處處有公園、運動場、社區中心,還有五十年都用不完的乾淨水,以及無法取代的甜淨空氣。假如我們在每天睜開眼的同時,先感謝自己所擁有的一切,相信會有更大的正面能量,去過好每一天。

最近,有人將這一套方法引介給朋友,要大家試試看,結果效果出奇的好。「我女兒今天準時上學,我感恩。」雖然女兒最近老是遲到,已經被學校警告。至少,今天她沒有遲到。

「中午吃了一碗熱呼呼的麵,好舒服,感恩。」「兒子出了車禍,車子全毀,人卻沒事,感恩。」「扭到腳,還好及時用藥,沒有跛腳。感恩啊!」事無論大小,都可以用祸福相依的方式,採取正向解讀。

當習慣以感恩角度看事情,輕微憂鬱症就能不藥而癒,比看醫生更有效。

當然,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需要時時操練,不斷提醒自己。所以,把三件感恩的事寫下來,一方面反省自己的一天,一方面也是找個時間誠實面對自己。

這是別人用過的方法,有興趣的也可以試試。

家有驕子驕女

家有驕子驕女

「我親戚的孩子,二十歲,在東部省份讀大學,動不動就搞失蹤,最近又有三周沒連絡了,家裡人在國內急得要命,一直催我幫忙報警,我都不知道該不該這麼做?」

「再看看吧!前一陣子我也碰過類似的情形,我正打算報警,那小子主動連絡了,原來是學校念不下去,離開宿舍去外頭租房子,不敢告訴家人。」

「我們家也有一個,白天不去上學,不出門,晚上像打了雞血一樣精力充沛。因為是Home Stay,我也不便管他,但總覺得這麼下去會有問題,他的父母只知道寄錢過來,對孩子的情況完全沒有掌握。」

在一項十個人左右的家庭聚會上,同時有三個人發言談論自己心中的憂慮。這樣的問題在移民圈或小留學生圈圈中,應該已經不是個案了。有一群被父母帶來或送來加拿大讀書的孩子,正過著脫離正常軌道的生活,有些甚至自閉到連人都不想見,只知道玩電腦遊戲。

這究竟是這一代孩子的問題?還是父母的問題?當父母的處心積慮賺錢,把孩子往國外送,孩子卻覺得「壓力山大」,無法給父母交代。於是,搞失蹤的愈來愈多,用以逃避父母的關心與質疑。

把孩子養得這麼嬌氣,這麼不堪一擊,確實是當父母之過。「問題是,我們要怎麼做才算適當呢?我們不希望孩子吃我們過去吃過的苦,我們希望他們出人頭地,那一點錯了?」很多父母捫心自問,還是不覺得自己有錯。

當孩子搞失蹤時,他們心急如焚,卻完全不知所措。經常是人找到就好,沒有正視孩子內在的問題,一直到下一次的失蹤。

年輕一代則完全不顧父母的心焦,「我會這樣,還不是他們教的。」一句話就把責任全部推給父母,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錯。

這是一種失焦的對立,多數當事人還找不到解決方式。家有驕子驕女,也許是人生痛苦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