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4


帶 7 萬美金移民

移民的前一個月,我辭掉中國時報的工作,一方面忙著打包行囊,一方面則是晨昏趕工幫人代筆寫一本書。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此去前途未卜,能多帶點錢就多帶點錢。所以,我不放棄任何可以多攢錢的機會。

「為什麼移民?」「你們準備了多少錢?」向周遭親朋好友辭行時,差不多每個人都會問這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千頭萬緒,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第二個問題則只有一個答案,「7萬美金,我們帶了7萬美金。」。其中大部分是中國時報給的離職金,如果報社沒給這筆錢,我們大概走不了。

「怎麼可能?我以為你們一定有一、二百萬美金在身邊,否則怎麼敢移民,膽子太大了。」長輩親戚知道我的壯舉,幾乎都搖頭,還有人勸我打消移民念頭,「台灣好好的不住,幹嘛出去吃苦。」

如果中國時報一直好好的,不會裁員換老闆。如果我的身體一直好好的,不必開刀割一顆瘤。也許,我會好好的待在台灣。就在等待和信治癌中心的切片報告的一個半小時裡,我想到了「五年存活率」,我問自己:若生命只剩下五年,你要做什麼?結果一個影像蹦出來,我要帶孩子到國外住住。也許辦移民需要花二、三年時間,起碼也還有二年多可以住。

既然動心起念,我就開始蒐尋資料,發現只有加拿大接受編輯與記者技術移民。於是,我馬上遞件申請,竟然通過了。所以,並不是我選擇加拿大作為移民國家,而是只有加拿大這個國家接受我這種條件的人移民。現在,這扇門也關了,記者編輯不能作為移民申請資格,我剛好趕上小門半開的那幾年。

由於一開始的念頭就是要到國外住住,所以,我的如意算盤是,先用7萬美金撐個二、三年,看老公能不能有從聯合報優退的機會,那就是另一筆錢,接著還有山上的房子可以賣,還掉貸款後還剩一些錢,四年後我還可以領勞保退休給付…。反正山不轉路轉,總是可以活下去的。

就因為「不怕」,我前面兩年可以說完全放鬆,每天就是上課、煮飯與散步。雖然帶來的錢愈來愈少,心情卻是亢奮的。既然擺脫了五年存活率的夢魘,未來不管怎麼活,都是賺到的。我不但不可以自怨自艾,還要珍惜每一時每一刻,深刻體驗「住在國外」的樂趣。只要不是病倒,我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在異鄉生存。

就這樣,我的移民日子已邁入第十個年頭,從來沒有過山窮水盡的時候。誰說7 萬美金不能移民?只要膽子夠大,加上有神助,一點問題也沒有。

Advertisements

人人都想蓋房子

有錢有閒的投資移民,在溫哥華想找點事做做,左衡量右打聽,決定買一塊地蓋房子,可以自住,也可以出售牟利,萬無一失。

年輕闊氣的富家少爺,做不了朝九晚五的固定工作,為了向父母證明自己有賺錢的實力,決定與幾個哥兒們,一起找地蓋房子。

鑽石級的地產仲介大亨,眼看著自己的客戶因為蓋屋,一轉手就賺錢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也下定決心籌集資金,加入建屋的偉大行列。

經驗老到的驗屋師,或裝潢工作者,發現別人造屋錢更好賺,也紛紛申請建商執照,做起承包生意,轉行蓋房子了。

人人都想造屋,是現今的大潮流。除了原本長期在找起、養地的正規建商之外,還多出了許多不同目的、不同背景的人,試圖在這行業中分得一杯羹。

蓋房子真的那麼容易賺錢嗎?雖然有不少人賠了錢,甚至房子只蓋到80%資金就用完,半成品一直掛在那裡無法處理。但是,後繼者看不到前仆者的苦,只眼紅於那些賺進大把鈔票的人。

蓋房子的人,與炒股票者的心理其實有些雷同,賺錢的很會吹噓,賠錢的都很沈默。由於正面聲音多,後面的人因而願意奮不顧身地相繼投入,想藉此賺到人生的第一桶或第N桶金。

只是,事實是否正如想像那般美好,恐怕就冷暖自知了。

富朋友,窮朋友

「溫哥華的生活費高嗎?」決定移民加拿大時,我曾經很當一回事地詢問朋友。

丈夫是大陸台商,在西溫擁有300多萬豪宅的富朋友劈頭就說: 你可要想清楚,溫哥華是有錢人住的地方,所得稅、房屋稅都好高,油電價格不停地漲,連養一隻狗一年都要繳幾百塊牌照稅,我們家每個月的開銷至少七、八千元,還很緊呢!

還好,我又聽了另一位窮朋友的意見,才沒打消移民念頭。她的丈夫多年前罹癌死亡,她獨力撫養一個兒子。以自僱身份辦移民時,從頭到尾只花了 1000元規費與文件翻譯費,移民時全部財產不到10萬加元。她真摯地告訴我:「這裡的生活很省,一大條鮭魚才十塊錢,可以吃一個禮拜,牛奶麵包都算便宜,小孩上中學完全免費,連大人學英文都不要錢,政府還給我養孩子的津貼。我連 『老本』都沒用到,全部放在銀行。 」

怎麼會這樣?同樣一個地方,有錢人覺得難住,沒錢者反而認為好住。我該聽信誰的話?

我先拜訪富朋友濱海的豪宅,真的是大開眼界,光是廚房就比我在台北的公寓還大,坐在挑高的客廳裡就能看到海,散步十分鐘就可到海邊,獨立的花園住家有二層樓加地下室,共十個房間八個浴室,其中有兩個浴室有hot tub。花園有專人打理,每個季節都有各種顏色的花朵搖曳生姿,三個車庫裡停了一部BMW,一部跑車和一部七人座登山越野車.

你一個人開三部車啊?我不明就理地問。她揚了一下眉毛說:我老公愛車,拚命買,卻不自己回來開。我不但要為車子交奢侈稅,還得幫他遛車,累死了!他啊,八成在上海有了女人,否則怎麼一年都不回來。過去我們住台灣,他還會每三個月回家一次,現在他推說路途遠,一年都不來一次,我連電話都找不到人,他整個中國到處跑,手機常常不通。

雖然一個月有一萬加幣的安家費,富朋友卻一點安全感也沒有,她老覺得老公隨時有可能遺棄她與兩個孩子,到時候她會很慘。

窮朋友在郊區租了人家獨立屋的地下層,採光有點差,但她天生具有藝術細胞,用木板與毛毯就做了一套獨一無二的沙發,靠墊裡塞的是不穿的舊衣服。餐桌雖是撿來的,但她自制的桌巾與椅墊,顏色十分搶眼,讓吃飯的空間看起來有點像高級餐廳。從地下室入口到房間,處處都有她的畫與藝術創作,氣質感十足,屋前還搭配幾盆紅艷的花朵,顯得很有精神。

雖然老公已經不在,她還是認為亡夫在天之靈默默保佑他們母子,讓他們一路順利無比,總是有貴人及時相助。孩子輕易就找到打工機會,學校成績也維持一定的水準。「本來想買一部二手車來開,但兒子說已經習慣坐高架列車與公車,我就把錢省下來了。我們這個年紀最需要運動,走走路很不錯。 」

造訪兩個人的家之後,我對有錢沒錢與快樂痛苦之間的關係,已不再有絕對的看法。我突然有個念頭,也許我該安排一個聚會,讓我的富朋友與窮朋友互相認識一下,交換彼此的金錢觀與生活觀,看看能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該不該買RRSP?

該不該買RRSP?

銀行的催促電話打個不停,都是要你趕緊預約時間,好在期限內購買RRSP(Registered Retirement Savings Plan ),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節稅退休儲蓄計畫。因為有「節稅」的功能,過去幾年我都是毫不猶疑地購買。但是,今年我突然有不同的思考角度。

「這項政策對誰最有利?真的是為了納稅人而設計的嗎?」我左思右想,發現最大的受益者其實是銀行。

這正是全球金融風暴時期,加拿大沒有受到重創的主要原因。每一年,我們的納稅人都會乖乖地把一部分錢存到銀行,然後動也不動,一直等到退休。銀行可以拿這筆錢再投資再運用,用錢來滾錢。

納稅人的好處是什麼?就是當年可以少交一點稅。但是,他們必須忍受長期用不了那筆錢,而且將來可能會貶值,或者,老年領取時收入更高,要繳交的稅比當年省下的還多。

根據相關規定,如果不等到退休,RRSP在三種情況下可以領出來用:一、第一次購屋。最多可領2萬5千元,十五年內要攤還,否則,那一筆錢就要課稅。二、用來交終身學習的學費。最多2萬,一年以1萬為上限,十年內要攤還,否則也要課稅。三,急用。不管是要付醫藥費或修屋頂,都可以領RRSP,但是要課稅。

銀行在你領出的同時,就預先課稅,5千元扣10%,超過5千是 20%,多於1萬5千就是 30%。等到報稅時再多退少補。

假設一個年輕人從25歲開始買RRSP,一直到65歲,這筆錢就算增值三倍,也會因為幣值下跌,而變成沒有利潤。萬一他老年以後的收入更高,這筆錢計入所得,付出去的稅比年輕時更高。除非,一切都經過精確計算,剛好買2萬5千元的RRSP,然後在第一次購屋時領出,再分十五年還回去。那麼,這2萬5千元的所得收入,就真正省到稅了。

中老年移民存RRSP,也許不用等40年就可以領。但是,領出時可能還有其他退休金或利息收入,照樣要被課稅,也不見得那麼划得來。而且71歲開始就強制領取,想拖得更晚都不行。

所以,需不需要買RRSP?是不是真的節到稅?每個人都可以再仔細想想。

政府房屋估價的盲點

她有賣屋打算,想等新的政府估價出來,賣一個好價錢。沒想到,結果與她預期的完全相反。雖然大溫哥華地產局的銷售統計顯示,西溫的獨立屋這一年漲了8.8%,領先其他區域。可是,她的海景舊屋,估價卻從240萬降到220萬。

「怎麼可能?我們這一區去年賣得很好。對面有一戶政府去年估212萬,四月賣了214萬,明明是漲的,今年估價卻剩下199萬。人家剛買不打算賣,還樂得省稅。但是,估價沒有反應市場行情啊!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她著急的問。

整個區域漲,政府估價卻下跌的不只她們那一區,像本拿比南區的公寓,一年來明明是小漲,但很多人收到估價單之後,卻發現跌了二、三萬。

這可能與估價單位的整體調節事關,某些區域這幾年調漲太快,有些住戶受不了高額稅賦的壓力,向相關單位申訴(Appeal),如果反應的人多,整個區域的估價就會調降。

但也有一些情況很難解釋,高貴林西區土地一萬呎以上,面對面的兩間老房子,明明地理位置一樣,各項條件也差不多,一間漲了五萬,另一間卻跌了三萬。

溫哥華西區的獨立屋,這一年漲了3.3%,有些房子的估價卻跌了10%。一位住在Shaughnessy的移民爸爸就表示,他與鄰居聊天後。發現政府很會開玩笑。他們那條街去年有二間獨立屋完成交易。用167萬買的,現在估價是202萬,以406萬買的,估價反而跌到355萬。也許是市場交易價格不被估價單位採用。

像他的房子跌了10 %,隔壁鄰居卻漲了1%,兩人房子大同小異,都只剩下土地價值。「也不知道是什麼道理?還好沒有賣屋打算,省點稅錢也不錯。」他說。

政府估價其實是個整體概數,只能參考。真正要買屋賣屋,還是要以當地近三個月的交易行情為主。如果沒有賣屋打算,卻發現自己的房子被高估,可以依法向BC Assessment提出申訴,他們通常會重新評估。

不過,根據觀察,申訴案件「調漲容易調降難」,事關稅收,當然多多益善。

哪一區的房子最保值?

溫哥華舉辦冬季奧運的前二年,惠斯勒的房地產非常熱門,很多人都在親朋好友的鼓勵下,跑到那個自己不熟悉的地方置產。如果你在2008年用50萬在那裡買公寓,到現在正好腰斬,剩下25萬多,而且不見得賣得掉。選擇投資區域,就像選擇配偶一樣重要,絕不可以人云亦云,隨便聽信傳言。

不管2014年的房地產行情如何,與其花時間到處打聽未來的走勢,還不如沈澱下來,找出增值快而且抗跌性強的區域。像前面提到的惠斯勒,就是標準的「冬奧行情」,活動一過,價格就直線下跌,五年跌掉48.9%。鄰近的Squamish也一樣,五年跌了24.9%。

如果以最近一年來看,漲幅最高的是西溫,一年漲8.8%,五年漲 43.7%,這與中國富豪們熱愛那個區域有關。不過,這樣的漲幅僅限於獨立屋,西溫的公寓不管是持有一年或五年,通通都下跌1%。相鄰的北溫獨立屋這一年漲2.7%,城市屋持平,公寓漲 1.1%。

溫哥華西區的獨立屋這一年漲3.3%,東區從去年十二月至今漲2.5%, 東西區的公寓漲幅都在1%以下,倒是城市屋Townhouse表现不错,東區漲5.1%,西區漲3.8%。

列治文這一年獨立屋的房價下跌2.7%,對有意購屋者是個好消息。城市屋則漲了0.8% ,公寓這一年上漲2.1%。所以,儘管列治文的獨立屋漲幅比不上西溫,它的公寓價格卻比西溫抗跌。

本拿比這一年南北表現不同,獨立屋以東本拿比最強,漲幅3.9%,其餘各區大致持平。城市屋部分, 北本拿比漲4.1%,南本拿比卻跌了 2.4%。公寓部分東本拿比上漲12.3%,其餘地區也都上漲2.5%到 3.5%之間。

另一個華人重視的素里地區,南北都在持平狀態中。北素里的獨立屋這一年小跌0.5%,南素里的城市屋小跌1.6%。值得注意的是,與素里緊鄰的North Delta,其公寓價格一路下跌,一年來跌了5% , 五年跌了 14.8%。

有意在2014年購屋的人,首先要慎選區域,其次是房屋的類型,才能讓新的一年以及未來的無數年財源滾滾,不但住得舒服,還能靠房子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