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c

傾盆大雨中,一群中學老師拿著罷工牌子,瑟縮地躲在校園的一角。持續罷工讓他們收入減少,還必須站在第一線面對家長與學生的壓力。新學期已經開始,卻不知道該不該準備新的教案,連何時能重回教室,都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

看到教師們閒置在校門口,孩子們卻無學可上,家長們再也笑不出來,更別提支持老師的行動。開不了學,小學生們顯得較無所謂,興高采烈地享受被延長的暑假。中學生則比較焦慮,尤其是十二年級學生,第一學期的成績是申請大學的關鍵,他們連好好唸的機會都沒有,一顆心被吊在半空中,很不踏實。

從6月17日到現在,BC省的中小學教師持續罷工了一段時間,暑期班沒開,已經讓許多有補修需要的學生備感壓力,現在連正規課程都上不成,許多人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畢得了業,或者會不會影響到申請大學。

華人家長很多是為了子女教育才移民的,他們一頭栽進學校排名的爭戰中,以為把孩子送進好學校,就可以鬆一口氣,沒想到卻一再碰到教師罷工,當家長的一點籌碼也沒有,只能想盡辦法自己來教育孩子,或者送到專業機構去學習。「難道非得逼著我們把孩子送私立學校?」一名無助的家長問。

由於政治體制不同,華人父母最難理解的是,為什麼這裡的政府無法保障孩子的受教權?不管那一個黨執政都一樣,教師工會與省政府每隔幾年,就會有一次勞資談判破裂,然後老師們就開始罷工。「2012年BC省政府不是已經通過強制復工的Bill 22, Education Improvement  Act,為什麼又說不會用呢?先強制復工,再運用半年內不得罷工的強制規定,趕緊想出補救辦法。有法律依據,為何不用?」一位華人家長不解的問。

主要是我們對這個國家的政治運作模式,以及工會所扮演的角色,不是那麼理解,我們認為輕而易舉可以解決的事,也許執政者有不同的顧慮。所以,問題被拖延,被擴大,學生們的權益被一而再的犧牲,所有納稅人繼續被勒索。

移民們要真正融入這個社會,也許應該先從認識工會開始。大多數移民從事的都是無法享受工會保障的工作,而大家卻必須時時接受工會的各種威脅,教師罷工,貨櫃車司機罷工,郵局罷工…。工會對移民而言,沒有幫助,只有威脅。只有好好研究它,才知道如何因應眼前的威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