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ner prayer1
辛苦熬了五年,夫婦倆決定不再「苦守」溫哥華,要搬到溫暖一點的地方養老。「留在這裡是想跟孩子們近一點,誰知道,一年還是見不到一次面。」
他們的兩個孩子,一個在美國加州,一個在加拿大的卡加利工作,雖然都不遠,卻仍然相隔千山萬水,不能隨時幫父母一把。有一回,當媽媽的臨時心臟病發,老伴一急之下,打完求救電話也開始眩暈,救護車到來時,把兩個人一起送醫。他們的子女只能乾著急,一點也幫不上忙。
有時候,他們也會幻想著子孫都在身邊的情景,就像許多沒有移民的老朋友、老同事,他們的兒女都住在同一個城市,隨時可以一起吃飯,孫輩孩子也時時環繞在旁嘻嘻哈哈。「哪像我們,看孫子孫女都是從電腦上,只能看,摸不著。雖然我極不願意承認,但是,確實寂寞啊!」老先生說。
回到原居地,兩老打算住到老人公寓去,一則有伴,三餐有人打理,二則醫護人員就在旁邊,萬一有病痛,也不至於孤立無援。
他們參觀過老人公寓,發現裡頭住著的人,很多都跟他們一樣,子女在外國。這些人用一生的積蓄,送孩子到日本、美加、歐洲讀書,成器的找到好工作留在那裡,接著成家立業,當父母的不能阻礙孩子們的前途,只能獨飲孤杯。
「如果人生重來,我還是會帶著孩子們移民,他們可以有好的發展,為什麼要受到侷限?老年生活本來就應該自己安排,就算子女在身邊,也不能賴著他們。」即將回流的老先生說。
「我倒是挺羨慕我妹妹,女兒、女婿、兒子、媳婦通通都在附近,孫子們放學都在奶奶家玩,好熱鬧。我現在就算學會做新的點心,也沒人吃,我們兩個都老了,腰圍粗胃口小,連吃飯都沒什麼勁。」老太太有不同意見。
這回收拾行囊,他們不打算飛來飛去了,連加拿大的養老金都準備放棄。老先生認為,一定要放棄一邊,只留在一個地方,心才會安定。老太太因為心臟問題,搭飛機不是那麼舒服,寧可簡單留在一個地方。
「也許將來全家人很難相聚,但我們得看開一點,人本來就是一個人到這世上來,一個人走,再多的依戀也沒有用。我們得先練習練習。」老先生很豁達。
移民家庭本來就流著冒險的血液,一個家庭分成三個、四個是極為稀鬆平常的事。既然選擇了外移這條路,就只能幻想子孫繞膝的天倫美景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