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1z

獨立屋的價格一翻再翻,她在溫哥華西區的一棟房子,十幾年前買70幾萬,今年市價已經接近250萬。在理財專家建議下,她把房子賣了,改租房子住,多出來的錢可以投資,還可以毫無壓力地四處旅行。

「我只有一棟房子,如果永遠不賣,我就享受不到房子漲價的好處,還得張羅維修費與稅金。賣掉之後,我用3000元一個月,在同一個地段租了還不錯的新的城市屋,一年三萬六,二十年不過七十幾萬。我手邊永遠有錢可以花,這才是享受晚年生活。」她有自己的一套邏輯。

周邊朋友雖然不一定贊同她的作法,卻也頗羨慕她的無拘無束,「愈來愈像加拿大人,不再做屋奴。」看她忙著找朋友一起坐遊輪,搭飛機也改訂頭等艙,沒事還呼朋引伴拜訪新開張的餐廳,嚐試新菜色,大部分人還是非常羨慕的。

唯一持負面意見的,是她的一位同鄉。這個人九年前就賣掉房子,租住朋友的地下室,本來想等房價下跌再買回來,可以賺差價。沒想到一直等到現在,還是沒有機會出手,而當年賣房子的錢,分給兒女一部分之後,已經所剩無幾。「我賣掉的是六房的獨立屋,現在頂多只能買點二房的公寓,真的很反悔。」同鄉說。

她明白同鄉為什麼後悔,卻仍執意這麼做。她說:「如果擁有自己的房子,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我就不可能賣掉它。我跟同鄉最大的不同是,我從沒打算再買回來。我已經六十歲了,租個幾年房子,下一站就是老人公寓,我不需要獨立屋了,也不打算留給孩子,免得他們缺乏奮鬥的目標。」

她現在也不光是吃喝玩樂享用自己的金錢,她還固定捐錢給一些非政府組織。在捐錢之前,她會先參與那個組織的工作,瞭解他們在做什麼,然後才把錢給他們。為了適當捐款,她花了不少時間參與公益活動,生活因而豐富許多。

她還開了一個網路理財股票帳戶,開始研究美國與加拿大的股票,「動動腦筋,比較不會老人痴呆,也不怕被理財專家牽著鼻子走。」

以大開大閤的姿態,重新規劃自己的老年生活,她在朋友圈裡,已經被貼上了「敢於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勇敢標籤。很多人還打算一路看著她,五年後、十年後是否一樣樂觀向前,是否完全不後悔現在的決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