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幾年來,我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家一直有個全家人使用的家庭辦公室,每個人有自己的書桌與櫃子,只要吃過飯,大家就很習慣地待在辦公室裡,成員之間可以自然而然的互動。

w8
我經常幫人家買賣房子,對一般人的居住規劃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我發現,不管房子大小,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設計出一個空間,讓全家人沒事就想待在那裡。
 
有大房子的人,通常會有一間氣派的書房,裡頭只有一張董事長級的辦公桌與大大的品質高尚的書櫃,平常只有男主人會用,而男主人卻很少過來住。有些家庭也給孩子規劃書房,兩個孩子在一個房間,大人則在家庭廳看電視,結果孩子們整天玩電腦遊戲,大人愈來愈管不動他們。
 
房子小一點的,可能讓孩子擠坐在餐桌上做功課,只要功課做完,就隨便他們做什麼。很多孩子待不住會往外跑,或者乾脆關在房間裡上網。
 
其實,家庭空間的設計,會影響家庭成員間的互動。孩子小時候,當父母的還可以釘著,等他們到了高中大學了,如果經常待在自己房間把門一關,父母連敲門都不好意思,甚至會因為進入孩子們的房間而引發衝突,更別談溝通與互動了。
 
若是有一個他們喜歡待的開放空間,平常除了吃飯睡覺,其餘時間都願意在那兒,父母也跟他們在一塊兒,就算每個人都看自己的電腦,各自欣賞不同的影片,彼此還是看得到,眼神也可以交流。
 
不僅是孩子,對移民第一代的父母來說,這也是個安頓身心的所在。大部分移民來的時候,都是三、四十歲,突然放棄了原來還不錯的工作,成為無業人士或打工族,在情感上是很不舒服的。如果有一張辦公桌,每天坐在那裡就像回到從前,會有更多屬於職場的信心。
 
移民之初,我們租房子住。一開始,租了一間家具滿滿的房子,我們從台灣運來的半貨櫃的東西,只能寄放在朋友家。房東有大電視大沙發,卻沒有書桌。我與兩個孩子只能擠在四人坐的餐桌上讀書寫作業,吃飯時就得收起來,感覺不是很舒服。
 
後來我們換租一間空的房子,擺了自己的家具,還趁著別人回流,買了四張漂亮的木質書桌。然後,我們就有了家庭辦公室,別人放長餐桌的地方,我們擺了四張桌子,兩張兩張面對面「辦公」。孩子的爸爸晚了幾年過來,一來也立即有了自己的位置。
 
後來我們買了房子,整個屋子裡最大的一個空間,成了家庭辦公室,我們把所有桌子櫃子全部放那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小地盤。這期間,孩子大了,女兒去多倫多住校,回家時還是很自然地回到自己的書桌。兒子緊跟著也去UBC住校,周末回家很習慣地就待在家庭辦公室裡。
 
現在孩子們都工作了,一個住家裡,一個在外頭,只要他們回家,全家人一定在一起,因為我們的書桌緊密相連。
 
這是一個「個人媒體」時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發布消息與接收訊息的管道。父母子女之間連一起看個電視電影都不容易,因為喜好大不相同,而且每個人各看各的電腦,根本不需要一起看。唯一能將大家綁在一起的,除了濃密的情感之外,就是空間規劃了。不管屋大屋小,都要有一個大家願意待的地方,只要在那裡,就能看見彼此在做什麼,不需要言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