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新天新地新移民


???????????????????????????????
 
他自認是個通情達理的房東,對房客的各種要求,全部正面回應,包括換新的洗衣機、新洗碗機等等。最近,他想把出租的大樓公寓賣掉,除了給房客二個月的提前通知外,還非常仁慈地願意減收第二個月的房租,做為搬家補償。沒想到,房客理直氣壯地回答他:「依法我不需要付第二個月的房租。」
 
真的嗎?半信半疑地的他打電話請教專家,這才知道原來知道房客真的有權利要求一個月的房租做賠償,他們根據的是「住宅租賃法」(Residential Tenancy Act)第51條。
 
過去他也曾經趕過租客,打算賣房子,後來發現市場不好,又繼續租人。「前面那個房客都沒說什麼,也沒少付房租,我補貼他二百元搬家費,他就很高興了。我一直不知道房東會損失一個月房租。」他恍然大悟。
 
前面那個房客是新移民,根本不知道這裡的法律規定,房東一說要賣房子,他們就乖乖搬家。現在這位房客是上班族,對自己的權益瞭若指掌,也順便給房東上了一課。
 
很多投資客不喜歡清空房子賣,而是一邊把房子租人,一邊掛牌賣屋。他們的如意算盤打的是,有好價錢就賣,沒有好價錢就繼續租,半點損失都沒有。如果房東與房客處得好,還願意給房客一點甜頭,有些房客會配合讓人看屋,也願意把房子打理乾淨。
 
如果房東只照顧自己的利益,房客也有方法讓房子賣不掉,包括:把房子搞得一塌糊塗、有人看屋時故意煮飯或洗澡、房門反鎖讓房屋經紀人與看屋者枯等…。一般而言,有租客的房子,多半會在市場上掛很久賣不掉,對房客與屋主都不利。
 
既然把房子租給別人住,當房東的最好不要有「賣賣看」的心理。真的想賣,就依法通知房客搬家,給予一個月房租的補償。等房子清空後,好好清潔美化,才能賣出好價錢。
 
當房客的若在租期已過,變成Month to Month之後,拿到房東的二個月內搬遷通知,千萬記得自己有權利要求一個月的房租賠償。
Advertisements

20130817

 

 

2013.08.17

 

三餐都自己煮,東西專挑便宜的買,明明已經省吃儉用了, 還是覺得錢花得很兇,心裡慌慌的,不是很踏實。 這是很多新移民的共同心聲。

活在溫哥華,對富人與窮人都不難,唯獨中產階級特別不容易。 除了節流之外,必須懂得開源,否則日子一久, 經濟壓力就會愈來愈重,而且自覺沒有生產能力, 恨不得回到原來的地方。

「我問過一個住在溫哥華島的朋友,她說生活費一個月2500元左 右就夠了,包括房租。我就安心移民過來了,本來想落腳溫哥華, 誰知一幢獨立屋的租金就要4000多元,嚇死我了。 後來搬到本拿比,很舊很舊的獨立屋也要2500元,只好租半層, 1450元,還要加水電瓦斯網路費。」一位新移民說。

一家三口買了一部小車代步,要付保險與維修費,先生找到工作後, 家裡又添了一部車,開銷加倍。而先生的薪資雖有二千多, 東扣西扣之後實際落袋卻不到二千, 每個月都要貼老本才足夠應付生活開銷。

「我兒子很快要上大學,我們也需要買個房子,眼看著存款流失, 真的很著急。」當太太的說。

她在原居地是心理諮商師,移來這裡必須重新考照才能執業。 她估算了一下,即使自己非常認真讀英文, 像年輕人一樣進入心理學研究所就讀再考照,最快也要五年, 還不見得通得過,搞不好還浪費一大筆學費。

靈機一動,她開始為ELSA的同學們做生日蛋糕,一開始免費送, 後來有人訂,孩子學校的家長們也口耳相傳, 她的生日蛋糕開始供不應求。現在,已經要提前一個月預訂, 她才能如期送貨。

「做蛋糕雖然不是我的人生目標,卻能解燃眉之急。至少, 我們家可以收支平衡,而且,我們有能力繳貸款,可以開始看房子, 買一間可以安身立命的居所。」她說。

在新移民中,有不少人困坐愁城,也有人像她一樣窮則變,變則通。 資金充裕的可以靠投資獲利,錢帶的不夠的,就要靠腦袋瓜賺錢, 就算前面的路通通走不了,也要自己開出一條路來。
事在人為,路是人走出來的。有勇氣移民的人, 就該有大智慧創造屬於自己的道路。

???????????????????????????????

 

 

2013.07.23

 

中國人的貴氣與霸氣,正悄悄在溫哥華的房地產市場展現。 傳統溫哥華人樸實的房屋設計與隔間造型, 已經滿足不了講究顏面的富豪移民,一幢幢「天價」 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帶來一連串的驚嘆聲, 也改變了這個地方的房價地平線。

「有錢的中國人,覺得溫哥華沒有好房子。在他們的觀念裡,『 不怕貴,就怕你不夠貴』,只要東西夠好,再貴也有人買。」 一位蓋了幾幢超級豪華住宅的中國移民說。

溫哥華西區與西溫的房屋造價,因此節節高升。在蘭里以東, 蓋一幢獨立屋一呎100元已足夠,到了本拿比,可能要 150元,溫哥華則早就已經 200元起跳,而且不斷有人加碼,現在號稱一呎300元、 400元的到處可見。所有最名貴的品牌,都被安裝在這些豪宅裡。

前一陣子,我看過用金箔打造的洗手檯,最近, 我又看到了可以自動撳蓋的馬桶,廚房也是一個比一個高端,不是p oggenpohl ,就是Fiore di Cristallo。一般人只有水晶吊燈, 貴氣豪宅還有水晶桌面,連恆溫酒櫃的門框,用的都是水晶。 至於十萬元的爐子,六萬元的冰箱,都只是基本配備。 連看起來不起眼的果汁機,都要二千元一台。

這種「超優質」房子,不僅僅用來住,更是用來炫燿的。 光有敵國的財富,等於錦衣夜行, 總要落實在一幢人人稱羨的住宅上頭才實際。 光是看著參觀的親朋好友羨慕不已的表情,就已經覺得不虛此生。 若再聽到幾句讚美,「這才叫做享受人生啊!」「 你才是真正懂生活的人!」更是飄飄然。

帶著大把鈔票移民的中國貴客,對房子的要求有二個,一個是要好, 另一個是要新。就算是保養良好的二十年房子, 在他們眼裡也是可以打掉重建的老房子。我就看過好多間二、 三十年的堅固房子,被拆毀重建,連裡頭剛換的櫥櫃, 就一併被犧牲掉。

最好是從來沒有人住過的新屋,採用最前端的設計與最頂級的建材, 舒不舒適還在其次,看起來氣派更重要。至於價格, 很多有錢人不是那麼在意,愈貴他們愈喜歡買。

20130625

 

 

2013.06.15

 

繳交房屋稅的季節到了。許多靠固定收入維持生活的人, 開始準備勒緊褲腰帶,簡縮基本開銷,挪出一些錢來納稅。 如果你是「公寓族」,可能還要多準備一筆維修基金, 以備不時之需。

因為,強制要求超過四戶以上集合式住宅進行全面體檢的「 折舊報告」(Depreciation Report)已全面上路。除非四分之三以上的住戶反對做, 否則,所有的公寓、城市屋、大樓, 都必須在今年十二月十四日之前,準備好一份該建築物的體檢書, 也就是「折舊報告」。

這就跟一個正常人進入醫院檢查一樣,多多少少會發現一些問題, 需要進行醫治。「折舊報告」的含蓋面極大,從屋頂、門窗、 陽台到水管、排污、暖氣、電路,還有公共設施、花園… 無一不在其中。未來三、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 三十年該做些什麼,都在報告之內。這樣的報告每三年做一次, 住戶想不花錢都難。

最近買公寓、大樓或城市屋的人,已經發現了「折舊報告」的存在, 因為相關法令二年前已修正通過,有些動作快的大樓, 去年的年度會議中,就已通過請專人做「折舊報告」, 現在報告已出來,部分還列出未來五年需付的維修費,從三千、 五千到一萬、二萬不等。

這也意味著,所有住戶都要準備足夠的錢,在未來幾年繳交。而且, 這可能是一件「綿綿無絕期」的永續工程。 而所有買家將有更透明的資訊可以做為購屋參考。

只要過了今年,沒有「折舊報告」的公寓大樓,將可能乏人問津, 而維修費過高的建築,也會嚇退有意下單購買的人。

在這種大趨勢下,靠退休金與固定薪資維生的人,可能要提早綢繆, 說不定每個月都要存一些錢下來,才能配合這項強制性的維修計畫。

「我和妻子每個月從政府領二千元左右的養老與其他津貼, 本來剛剛好的。但是,我住的大樓已經評估下來,要五百萬元維修, 每一戶起碼五萬多,我去那裡找這個錢呢?我問兒子借, 他說他們的大樓也要維修,亦需要好幾萬,他沒有太多錢可以借我。 我應該搬家嗎?乾脆賣掉房子用租的。」 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先生十分彷徨。

問題是,他所住的大樓已二十年,過去沒什麼維修, 未來要付的錢恐怕是天文數字,有了「折舊報告」, 就算想賣也沒那麼容易。

他只有想辦法籌錢了,否則,在強制執行的政策之下, 房子恐怕會被拍賣,將來連棲身之處都沒有。

20121129

 

 

2012.11.29

 

有錢的人,通常會追求影響力。可是,大多數在溫哥華購買豪宅、名車的有錢移民,好像都「志不在此」,不怎麼在乎對這個社會的影響力,因而被認為「財富在這裏並不代表影響力,沒有影響力的財富則已觸犯了資本主義的基本原理。」

要談影響力,必須從「錢那裡來?」說起。如果是在這個地方辛辛苦苦創業賺來的,那麼,其財富已經與這塊土地緊密結合,影響力自然如影隨形。創業移民會回饋社會,會捐錢支持政治人物競選,會為了企業的永續經營,與各級政府周旋。

如果是「想辦法把錢拿一部分出來」的財富移民,則是另一種風景。首先,他們對這個新國家沒有認同感,甚至不打算住在這裡。大部分人只是把老婆小孩送過來讀書生活,屬於階段性的,事業與人脈都仍然在原居地,沒有跟著移出來。

其次,他們可以來加拿大,也可以去別的國家,只要有錢,到處都可以投資移民。如果這個國家對他們好,給予各項優惠,他們就留下來。否則,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他們是不談忠誠的。

財富移民對新國家的影響力,主要在於經濟層面,因為有他們,房價可以直直漲,部分特殊地區甚至十年內漲了四倍。頂級名車也因為他們而銷量大增,有的家庭一口氣買三、四部高價車,令人側目。

除此之外,這些財富移民與他們的新國家,其實沒有太大關連。他們有限度地報稅,每年幾次短暫的停留,不入籍,或入籍不投票,雖然身為居民,其實比觀光客還生疏。

他們的下一代有樣學樣,除了很會花錢擺派頭之外,學業上多數有困擾,進不了大學,念不了社區學院,也沒有意願找低薪的工作做,最後只好回流找老爸老媽安排,想辦法進學校或工作崗位。這些第二代,對新國家也沒有影響力。

反倒是中產階級的第二代,會很認真地讀書工作,很落實地成為加拿大的一份子。在加拿大東西兩岸知名醫學系學生,華裔比例已經從五分之一增加到近三分之一,華裔醫師的比例也一直在提高中,據說心臟移植部門的主管,近半數是華裔。

所以,有錢移民在加拿大可能沒什麼影響力。普通移民透過第二代、第三代的努力,反倒逐漸成為中流砥柱。對那些受艱苦熬煉的第一代移民父母而言,這或許是些許安慰吧!

20121119

 

 

2012.11.19

 

「如果不做一些無聊的事,要怎麼對付這無聊的人生呢!」在一項文人雅士的聚會上,曾在文學界紅極一時的詩人瘂弦,拿出自己珍藏的民初庶民用品,與同好們分享,他半真半假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人生是不是無聊,因人而異。移民生活太無聊,則是很多人的共同心聲,特別是那些金錢與時間都不缺的人。要如何填滿這些沒有明確方向的日子,是一門大學問。各種不同形式的家庭聚會,因而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上述這種文人雅士的聚會,算是最具風情的一種。女主人大方開放自己的家, 四、五十位熱衷收藏者各自揣著寶貝,以歷史會友。有曾經辦過巡迴展的古代文物珍品,有字畫與用品,還有刺繡。展示後則是鋼琴演奏與演唱,然後吃點心聯誼。

這種類型的聚會我參加過許多場,通常以內涵及精神取勝,文人雅士既可以抒情,還可以從中汲取到養分。

另外一種聚會更為普遍,就是打麻將。幾個家庭約好,一戶一菜,每個禮拜打一到兩次,邊說話聊天,邊練牌藝,春夏秋冬很快就過去,男女老少都喜歡,而且中港台移民都一樣熱衷,是華人移民圈最熱門的聚會活動。

「我們年紀大了,打打牌可以防止老人痴呆,精神也可以有個寄託,不會老覺得這裡酸那裡痛,沒事老往醫院跑。而且在牌桌上可以和老朋友談談年輕時候的事,常常會忘記年齡,好像又回到青蔥歲月。」一位八十歲的退休老將軍說。

「我們原本是聚會包餃子做麵條,後來覺得有點單調,有人提議打牌,我們幾個媽媽就輪流做東,大家聚聚,輸贏其實很小,主要是開心,也能打發時間。」一位在這裡陪兩個孩子唸書的媽媽說。

不喜歡打牌的,有人選擇挑土風舞、交際舞,或約朋友到家裡唱卡拉OK。當然,唱歌之外也會吃個飯,談談孩子與另一半,同時交換超市的特價情報。

家庭聚會,是移民族另一種相互取暖的方式。通常,能夠融入者生活比較不會太悶。但它的優點也同時是缺點,由於人閒是非多,有些移民還沒展開新生活的步伐,就先中口水彈而落馬,嚇得再也不敢交朋友。所以,聚會的選擇也很重要,要物以類聚,否則聚會也可能變成一種折磨。

20120620

 

 

2012.06.20

 

又到了繳交房屋稅的季節,很多屬於「有房,沒現金」(House Rich, Cash Poor)的族群,原本正為房價直漲而沾沾自喜,現在開始煩惱沒有錢可以繳稅。

 

如果你已經滿55歲,或者你的先生或太太已經55歲,就可以申請延緩繳交房屋稅。延到什麼時候呢?一直到房子出售的時候,才需要還給政府。這筆錢要算利息,但屬於低利率,比向銀行信用貸款划算。

 

根據有延繳經驗者透露,「延緩繳稅其實很簡單,只要在交稅截止之前,填好申請表送出去,就可以了。這項計畫叫做Property Tax Deferment,在網站上就可以找到訊息與表格,網址為:http://www.sbr.gov.bc.ca/individuals/property_taxes/property_tax_deferment/ptd.htm。」

 

近十年房屋稅驚驚漲,連小公寓都要幾千元,氣派的大房子,動輒數萬元。才剛繳完所得稅的納稅人,不見得手邊都有那麼多現金可以繳房屋稅。乾脆,就「先享受,後付稅吧!」等房子賣掉的時候,再一起繳。

 

「以前我就聽說有這種方案,但一直沒試,去年房屋稅增加了一千多元,我向兒子借錢,他告訴我,不必繳,他會幫我申請。我就不繳了,感覺輕鬆很多。反正  房價一直漲,賣的時候也不差這麼一點稅金。」一位移民老媽媽說。

 

有一位爺爺則是在高人指點之下,從買房子開始,就沒繳過房屋稅,全部延繳。他說,這是享受自己的遺產,將來這些錢都是子女的,自己先用一點無妨。他最近剛參加完遊輪之旅,跑了一趟阿拉斯加,用的也是房子的信用額度,「我就剩這幢房子,能用就盡量用囉!」

 

不打算繳稅、不高興繳稅或沒有錢繳房屋稅的人,不妨轉個彎,讓政府當你的債主,留點閒錢在身邊用。

20120418

 

 

2012.04.18

 

在溫哥華西區Kerrisdale的社區中心,一對華人父母正教導兒子游泳,當媽媽的一邊教還一邊說:「游泳一定要進級,體能項目要行,才進得了UBC,現在光靠成績已經不行了。」我問她孩子幾年級?她說,才剛進小學,一年級。

 

UBC大學旁邊有個新建預售樓花正在展示,許多華人夫妻前往參觀訂購。那天剛好陪客人去看,我順道與其他人聊天,問他們:「有孩子正在念大學嗎?」問了五個人,都說沒有。原來他們是未雨綢繆,想先進入大學城,讓孩子讀排名經常第一的U-Hill中學,將來順理成章進入UBC

 

讀明星小學、明星中學,就能進入明星大學嗎?這些父母也不知道,但是,費了那麼大的勁移民,總是要選擇最好的,如果不能進入私校,就到最好的公校去。

 

現在,最困擾這些父母的,是孩子們所念的好學區學校,幾乎清一色都是華人,有些甚至高達八九成。「出了一趟國,卻好像還在國內一樣,只有老師是白種人,孩子的朋友裡,連一個不是黃皮膚的都沒有。我幫兒子辦了生日party,來了十幾個人,全部講中文,這樣怎麼有英文學習環境呢?」一位有孩子就讀某明星中學的媽媽說。

 

孩子們在成長過程中,有同文同種的朋友,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望子女成龍成鳳的父母,就是忍不住擔心,怕他們因此英文不進步,或者無法融入主流社會等等。

問題是,孩子們所處的環境,是父母為他們精心挑選的,他們的朋友也是父母幫忙挑選的,在一所80%是華人的中學裡,他們要去那裡找老外交朋友?

 

「我有時候也會懷疑自己的決定,到底把孩子送到明星中小學好不好?那麼多人都在課後補習或請家教,我們不做好像怪怪的,可是,移民來這裡就算不想那麼競爭,要擺脫填鴨式教育。如果搞到最後孩子一樣累,那移民不是白移了嗎?」一位移民媽媽自我反省。

 

反省歸反省,她還是幫孩子請了家教,還報名乒乓球班,希望孩子文武雙全,進入一流大學就讀。

 

其實,孩子愛不愛讀書,與學校排名不見得有關,反倒是老師、同學與家人的影響較大。如果身邊有正面的激勵者,或者孩子本身自律嚴格,那麼,他可能會向正面發展。反之,也可能成為被動而沒有效率的讀書機器。

 

因此,用大筆金錢在好學區購屋,從小學一路安排到中學的家長,不見得就能順利把孩子送入一流大學。也許,念偏遠地區小學校的,表現更為突出。

20120126

 

 

2012.01.26

 

當媽媽的一直以為兒子是UBC的學生,只是比其他人多念了兩年而已,最後還是會拿到文憑的。直到有一天她去Metrotown逛街,不經意在一家服飾店發現兒子在那裡工作,這才知道兒子早已休學多年。

 

當爸爸的辛苦地在海的那一端賺錢「養兩個家」,原本期待一雙兒女大學畢業後能有所成就,好讓他能卸下重擔。沒想到兩個孩子都讀不下去,從知名大學讀到社區大學,就是過不了關。

 

「我們這麼多年的辛苦為了什麼?早知道他們這麼不爭氣,根本不必花力氣帶他們出來。現在不中不西,沒有一技之長,還要吃好穿好,稍微走一點路就哇哇叫,非得開車不可。這麼沒有生存能力的下一代,竟然是我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我真的很後悔。」長期當空中飛人的失望爸爸說。

 

他的痛心話語,其實觸動了很多移民父母的心。大部分移民族,都是為了下一代出走,希望讓孩子贏在職場的起跑點。他們要求愈高,移民孩子的壓力就愈大,為了不讓父母親失望,只好編織謊言,假裝還在唸書;或者乾脆豁出去,跟父母挑明自己不是讀書的料。無論如何,代價都是一場無法避免的親子戰爭。

 

站在孩子的立場,當初是父母做的移民決定,他們只是配合而已。來到溫哥華這麼一個不刺激的地方,已經有點無聊,還要適應新的學習環境,英文不通,數學物理也不見得比人家好,起步原本就辛苦,加上爸爸或媽媽整天盯著,不是請家教就是送補習班,簡直比在原居地更累。

 

「我不是讀書的料,知道要移民後更是完全不讀書,沒想到來溫哥華功課壓力更重,光英文一科就怎麼也通不過,其他科也都用英文教,當然都很慘。我連高中畢業都遙遙無期,爸媽還不停問我要念那個大學?什麼科系?一點也不了解我的學習狀況。」一個目前正在成人高中拚高中文憑的移民孩子說。

 

許多與他有同樣狀況的移民大孩子,有的後來勉強進入社區大學,有些乾脆放棄高中文憑進入職場,也有人選擇回流,「至少不必用英文與他人競爭」。

 

基本上,在國內功課好適應好的孩子,移民之後比較如魚得水,有些人甚至發掘了自己的潛能,以為自己是個天才。如果原本就不愛讀書,移民後的困難更大,光是語文一關就突破不了,加上這裡的老師不管成績,也從來不逼學生讀書,很多人就自生自滅了。

 

當父母的如果要孩子在學習上有所斬獲,最好的方法是陪伴與理解,而不是一味的施壓,才不會得到反效果。  

 

20120113a

 

 

2012.01.23

 

他去年一月報到定居,花了168萬在溫哥華西區買了一間小獨立屋。今年一月,政府的估價單送到,房子漲到200萬。「只不過一年,就增值32萬,太驚人了,領薪水的人怎麼可能追得上?」他說。

 

他的左右鄰居看他一臉訝異,就知道他是新移民,有人還不經意地向他透露,「大部分的大房子,都漲了50~60萬,這幾年一直漲,大家都習慣了,不要大驚小怪。」

 

原來房價節節高,也是會「習慣」的,住在西區的人,好像已經很能享受這種資產增加方式,雖然偶爾也會報怨幾句,說「稅太高」,基本上,住民們都喜歡這種身價上漲的感覺。

 

其實,溫哥華西區並不是這一年來漲最兇的地區,只不過因為那一區的房價高,所以成長金額也高,講出來嚇死人。根據大溫哥華地產協會的統計,去年漲最多的是滿地寶(Port Moody,一年漲34%,第二名才是溫哥華西區20.7%,第三名西溫15.8%,華人喜歡的本拿比14.4%,列治文11%

 

難怪許多搞地產起家的,會把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掛在嘴邊,因為在對的地區買對的房子,可以說「一本萬利」。過去一年,那一種基金有20%的回報率,更不必說34%了。

 

問題是,想要獲得這麼高回報率的,必須要有足夠資金,在漲得兇的地區「卡位」,才有機會搭上發財的順風船。只能買公寓的,絕對沒有買獨立屋的人賺得多。

 

有一位同樣在去年度一月報到的新移民,當時以30萬在Surrey買了一間1500呎的公寓,去年政府估價28.5萬,今年跌到27萬。「我不知道他們怎麼算的,我買30萬,市場行情應該就是這樣,怎會出現27萬這個數字?」他不解,只能以「可以少交稅也不錯」來安慰自己。但眼看著朋友們的房價都被調漲,只有自己的跌,心中很不是滋味。

 

房子沒漲的苦,還不如買不起房子的傷。有位朋友三年前就看好房子要買,隔海的老公遲遲不匯錢過來,這兩天錢到了,她屈指一算,溫哥華西區漲了七成,本拿比漲四成五,「本來可以買獨立屋的錢,現在只能買公寓。」她無奈地說。

 

過去三年漲了七成的城市,未來三年還會再漲七成嗎?或者,其他城市會依據不同題材輪流漲?還是,房屋市場會泡沫破裂,開始走下坡?這些都是耐人尋思的好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