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移民家庭


創造一個家庭辦公室

這十幾年來,我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家一直有個全家人使用的家庭辦公室,每個人有自己的書桌與櫃子,只要吃過飯,大家就很習慣地待在辦公室裡,成員之間可以自然而然的互動。

w8
我經常幫人家買賣房子,對一般人的居住規劃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我發現,不管房子大小,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設計出一個空間,讓全家人沒事就想待在那裡。
 
有大房子的人,通常會有一間氣派的書房,裡頭只有一張董事長級的辦公桌與大大的品質高尚的書櫃,平常只有男主人會用,而男主人卻很少過來住。有些家庭也給孩子規劃書房,兩個孩子在一個房間,大人則在家庭廳看電視,結果孩子們整天玩電腦遊戲,大人愈來愈管不動他們。
 
房子小一點的,可能讓孩子擠坐在餐桌上做功課,只要功課做完,就隨便他們做什麼。很多孩子待不住會往外跑,或者乾脆關在房間裡上網。
 
其實,家庭空間的設計,會影響家庭成員間的互動。孩子小時候,當父母的還可以釘著,等他們到了高中大學了,如果經常待在自己房間把門一關,父母連敲門都不好意思,甚至會因為進入孩子們的房間而引發衝突,更別談溝通與互動了。
 
若是有一個他們喜歡待的開放空間,平常除了吃飯睡覺,其餘時間都願意在那兒,父母也跟他們在一塊兒,就算每個人都看自己的電腦,各自欣賞不同的影片,彼此還是看得到,眼神也可以交流。
 
不僅是孩子,對移民第一代的父母來說,這也是個安頓身心的所在。大部分移民來的時候,都是三、四十歲,突然放棄了原來還不錯的工作,成為無業人士或打工族,在情感上是很不舒服的。如果有一張辦公桌,每天坐在那裡就像回到從前,會有更多屬於職場的信心。
 
移民之初,我們租房子住。一開始,租了一間家具滿滿的房子,我們從台灣運來的半貨櫃的東西,只能寄放在朋友家。房東有大電視大沙發,卻沒有書桌。我與兩個孩子只能擠在四人坐的餐桌上讀書寫作業,吃飯時就得收起來,感覺不是很舒服。
 
後來我們換租一間空的房子,擺了自己的家具,還趁著別人回流,買了四張漂亮的木質書桌。然後,我們就有了家庭辦公室,別人放長餐桌的地方,我們擺了四張桌子,兩張兩張面對面「辦公」。孩子的爸爸晚了幾年過來,一來也立即有了自己的位置。
 
後來我們買了房子,整個屋子裡最大的一個空間,成了家庭辦公室,我們把所有桌子櫃子全部放那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小地盤。這期間,孩子大了,女兒去多倫多住校,回家時還是很自然地回到自己的書桌。兒子緊跟著也去UBC住校,周末回家很習慣地就待在家庭辦公室裡。
 
現在孩子們都工作了,一個住家裡,一個在外頭,只要他們回家,全家人一定在一起,因為我們的書桌緊密相連。
 
這是一個「個人媒體」時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發布消息與接收訊息的管道。父母子女之間連一起看個電視電影都不容易,因為喜好大不相同,而且每個人各看各的電腦,根本不需要一起看。唯一能將大家綁在一起的,除了濃密的情感之外,就是空間規劃了。不管屋大屋小,都要有一個大家願意待的地方,只要在那裡,就能看見彼此在做什麼,不需要言語。
Advertisements

幻想著子孫都在身邊

dinner prayer1
辛苦熬了五年,夫婦倆決定不再「苦守」溫哥華,要搬到溫暖一點的地方養老。「留在這裡是想跟孩子們近一點,誰知道,一年還是見不到一次面。」
他們的兩個孩子,一個在美國加州,一個在加拿大的卡加利工作,雖然都不遠,卻仍然相隔千山萬水,不能隨時幫父母一把。有一回,當媽媽的臨時心臟病發,老伴一急之下,打完求救電話也開始眩暈,救護車到來時,把兩個人一起送醫。他們的子女只能乾著急,一點也幫不上忙。
有時候,他們也會幻想著子孫都在身邊的情景,就像許多沒有移民的老朋友、老同事,他們的兒女都住在同一個城市,隨時可以一起吃飯,孫輩孩子也時時環繞在旁嘻嘻哈哈。「哪像我們,看孫子孫女都是從電腦上,只能看,摸不著。雖然我極不願意承認,但是,確實寂寞啊!」老先生說。
回到原居地,兩老打算住到老人公寓去,一則有伴,三餐有人打理,二則醫護人員就在旁邊,萬一有病痛,也不至於孤立無援。
他們參觀過老人公寓,發現裡頭住著的人,很多都跟他們一樣,子女在外國。這些人用一生的積蓄,送孩子到日本、美加、歐洲讀書,成器的找到好工作留在那裡,接著成家立業,當父母的不能阻礙孩子們的前途,只能獨飲孤杯。
「如果人生重來,我還是會帶著孩子們移民,他們可以有好的發展,為什麼要受到侷限?老年生活本來就應該自己安排,就算子女在身邊,也不能賴著他們。」即將回流的老先生說。
「我倒是挺羨慕我妹妹,女兒、女婿、兒子、媳婦通通都在附近,孫子們放學都在奶奶家玩,好熱鬧。我現在就算學會做新的點心,也沒人吃,我們兩個都老了,腰圍粗胃口小,連吃飯都沒什麼勁。」老太太有不同意見。
這回收拾行囊,他們不打算飛來飛去了,連加拿大的養老金都準備放棄。老先生認為,一定要放棄一邊,只留在一個地方,心才會安定。老太太因為心臟問題,搭飛機不是那麼舒服,寧可簡單留在一個地方。
「也許將來全家人很難相聚,但我們得看開一點,人本來就是一個人到這世上來,一個人走,再多的依戀也沒有用。我們得先練習練習。」老先生很豁達。
移民家庭本來就流著冒險的血液,一個家庭分成三個、四個是極為稀鬆平常的事。既然選擇了外移這條路,就只能幻想子孫繞膝的天倫美景了。

戴鑽戒回加國 被沒收

戴鑽戒回加國  被沒收

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年節食品,加上兩大箱行李,她興沖沖地打電話給接機的人,告訴對方飛機已抵達,很快可以出去。沒想到因為手上戴了一顆鑽戒,她被扣留在海關五個多小時,一開始還禁止她與外界連絡,連手機都被拿走。

「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壓根兒忘記自己手上有鑽戒,被叫進去的時候還莫名奇妙。後來才發現事態嚴重,他們拿我當嫌犯一樣,態度很強硬。」她說。

女兒今年即將大學畢業,她趁著農曆年回去時,把十幾年前母親給的鑽戒拿出來戴了一下,臨上機前曾猶豫「要不要帶走?」後來決定把鑽戒帶過來,除了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派得上用場,可能還可以戴著與未來的親家見面。

「就因為一時的虛榮害了我,鑽戒好好在那裡沒事,我幹嘛帶出來?」她又悔又恨。被帶進海關時,他們問她手上的鑽戒值多少錢?她說大概加幣一萬多,可是海關請了一個鑑價人員,說要九萬多。接著,問她為什麼沒申報?有沒有購買收據?她說年代久遠,而且是媽媽送的,沒有保留收據,至於沒申報,是忘了自己戴了鑽戒。

海關要她打越洋電話給媽媽,以及當初購買的銀樓?他們要親自問話。她說媽媽與銀樓的人不會說英語,而且有時差,不見得能接電話。海關於是提供了翻譯人員,堅持要她打電話。

最後的結果是,銀樓推說太久記不得,媽媽也忘了購買與贈送時間,鑽戒於是被海關暫時沒收。一個月左右,她被通知繳罰款與稅,總計一萬多加幣。她為了要不要花這筆錢贖回鑽戒,而陷入掙扎。

經常戴著鑽戒到處跑的人,如果要避免罰款,最好保留購買或鑑價收據,而且記得申報,才不會花冤枉錢。一位最近曾帶鑽戒返港參加兒子婚禮的移民媽媽說,她通常會花25元請珠寶師鑑價,然後帶著鑑價單一起走,一來可以證明鑽戒是從加拿大帶出去的,二來能證明鑽戒的價值。只要鑑價一次,可以用好多年。

另一位新移民媽媽則透露,移民入關申報時,最好詳細列出自己的珠寶鑽戒,將來帶進來時,才不會被課稅。

申報也是重大學問,有位載著真正勞力士錶入關的移民爸爸,被海關發現沒申報時,竟然回答說:「這是假的。」結果海關人員當場拿出鎚子,把假錶砸個稀爛。

當然要讀最好的中學

女兒氣呼呼地把書包一丟,對父母說:「我再也不上學了,我今天成了全班的笑話,要上你們自己去上。」

原來是因為skytrain出問題,女兒上學遲到一小時,第一堂課沒上,第二堂也沒準時進教室,授課老師問原因,她說skytrain故障,同學們都用疑惑眼神看著她,因為學校附近根本沒有skytrain。她住北本拿比,每天七點就出門,搭公車,換skytrain,再搭公車,趕到溫哥華最西邊的U-Hill中學就讀。

為什麼不就近讀住家附近的中學?因為當媽媽的認為附近的中學排名不夠好,「要讀就讀最好的」,所以,女兒每天來回用將近四小時的車程,千里迢迢去上學。

「我的很多朋友,都把小孩送進U-Hill中學,我們也是非常努力安排,才讓女兒擠進去。這個名額得來不易,絕不能輕言放棄。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買不起學校附近的房子,本來想把我們的城市屋出租,再到學校旁邊租房子住,可是我們的小區有出租限制,我們還得排隊等。總要等我們的房子能出租了,全家才能搬到學校旁邊,現在只好讓女兒辛苦一點了。」當媽媽的說,當爸爸在一旁點頭附和。

如此大費周章,讓孩子擠進排名第一的中學,真的是為孩子好嗎?任何一個聰明伶俐的孩子,如果每天花四小時擠車,回家時必定筋疲力竭,體力智力都大受影響。而且,同學們大多住在學校附近,一旦有生日party或其他聚會,都無法就近參加。就連想留校與同學一起做project,都要擔心錯過公車時間。

開學第一個禮拜,女兒就大呼受不了。現在不過一個多月,女兒已經決定不上學了,這是當父母的千算萬算沒有料到的。

讓孩子擠進最好的學校,是許多華人父母的最大願望。有兩類人最積極,就算移山倒海都要舖排孩子的前面道路。第一類是自認孩子是超天才的父母,他們覺得只有最好的學校配得上自己的孩子,才能將他們推上贏者的圈圈裡。第二類父母是自覺孩子資質平庸,如果沒有碰到好老師與優秀同學,很可能一事無成。

最聰明優秀的孩子,與被動平庸的孩子,都在父母的幫助下,拚命擠好學校。也許該有人做個後續調查,看看好學校調教出來的學生,是不是都進入好大學,找到好工作,讓當父母的覺得沒有白忙一場。

好學校與壞學校

開學了!大多數父母都鬆了一口氣,重拾清淨自在的生活。也有人滿心不悅,因為孩子沒有進入心目中的好學校。

「我們從東邊搬到溫哥華西區,一個月花1800元租小小的兩房老公寓,為的就是讓孩子進入最好的中學,將來進好大學。沒想到,學校額滿了,我兒子被分到另一所中學,很遠,排名也差,早知道就不搬過來了。」一位憤憤不平的媽媽說。

她的兒子比她更生氣,因為離開了原來的同學朋友,跑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得重新適應。「我們原來的房子很大,環境也很好,現在的公寓真的很擠,東西都放不下。這裡唯一的好處是,同學們多是華人,很多人講中文。」兒子說。

為了幫孩子找好學校,華人父母們可以說歷經千辛萬苦,先是從遙遠的亞洲移民到北美,接著又在所居住的城市中移動,無論如何要給下一代舖排一條能夠贏在起跑點的路。

大部分買房或租房的人,最先查的是學區(schools locator),然後確定排名(schools ranking),最後再決定租或買。

常常碰到一些人拿著學區地圖找屋,指定非在某個好學區不可,隔一條街都不行,雖然另一區都是新房子,價格也便宜。「什麼都可以妥協,就是孩子的教育不能妥協。」他們非常堅持。

為孩子找一個有前景的學習環境,當然很重要。但是,「排名」真的是唯一的憑據嗎?排名在後面的,就一定是「壞學校」嗎?

我認識一個有錢家庭,移民之初就考慮到學區,因此花了不少錢在最頂級的區域購屋,後來因為大女兒無法進入理想公校,三個孩子全部轉讀私校。當父母的很賣力地投入學校各項募款活動,也給孩子最好的生活條件。結果前面兩個孩子大學雖然進了,卻都讀不下去,紛紛轉到社區大學。

繞了一大圈,孩子們並沒有比其他人優秀,只是自認優於一般人,看不起沒有錢的人,堅決不與窮人做朋友。

光看排名,其實很難斷定學校是好是壞。父母們若真的有心,應該進一步去瞭解「好學校是好在哪裡?壞學校壞在哪裡?」也許不同的指標有不同的意涵,要能看出其中的門道才行。

2013.09.03
大學快開學了,獨生女兒開始打包,要到東岸讀大學。她賣了公寓, 訂了機票,打算回去陪老公。可是,心裡卻有一種慌慌的、 很不踏實的感覺。女兒雖然口口聲聲說可以照顧自己,她還是擔心, 很想陪她到東岸住幾個月,可是老公不答應。
她的朋友也面臨類似的情況,兩個兒子全部上大學了, 老公天天催她回去,她卻喜歡這裡,一直勸老公退休,趕緊搬過來。 最近,這位朋友開始把家具運回去,準備大房換小房, 回台照顧身體已經出狀況的老公。
這是許多移民家庭永遠做不完的兩難習題, 老公與孩子長期生活在不同的國度,當太太重要,還是當媽媽重要, 有時候很難拿捏。
「這十年來,女兒是我最親密的家人朋友,我們無話不談, 一起在溫哥華探險。現在,她要去東岸小城鎮,不但離開家, 而且是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我聽說大學的功課很重, 她壓力一定很大,我真的很想陪她住過去。但是,老公不准。 我現在好為難,心裡不是很舒坦。」第一個媽媽說。
「我都這把年紀了,在老公、孩子的心裡還是一顆『籃球』, 大家爭著搶,而不是『排球』,每個人都往外推。其實, 我應該很高興了。所以,不管老公或小孩,我都盡量陪, 自己累一點就是,多搭幾次飛機,兩頭跑吧!」第二個媽媽說。
這兩個媽媽,都還算幸福的,他們與丈夫子女的感情都好,所以, 在家庭中有一定的位子,自己也有成就感。
也有一些媽媽安頓好上大學的孩子之後,決定回去好好陪老公, 對方卻表示不需要,希望她留下來陪孩子。而孩子一心想單飛, 頻頻催促她回去,只要留下學費與生活費。
這類型的媽媽比兩邊搶的更為難,甚至不知何去何從。 有一位媽媽在回流之後,因為老公常常出差不在家, 她又跑回來跟孩子住。後來孩子突然申請到歐洲讀書, 而且拿到入學許可。她在一陣錯愕之後,決定回老家陪年邁的雙親, 扮演女兒的角色。「至少,他們是需要我的。」她說。
移民媽媽長期以配角自居,在兒女長大後,很容易失去自己的定位, 除非,她們早已意識到這一點,並且有所準備。
當孩子長大後,該回去陪老公?陪父母?還是繼續照顧兒女?或者, 把時間還給自己,去完成年輕時的夢想? 已經忙到忘了自己是誰的媽媽們,可能得抽出時間好好想一想, 妥善地規劃規劃。

20130809

 

 

2013.08.09

 

「二十年前我們移民時,帶了二百箱的書過來, 後來又陸續購買了不少,也有一些是別人送的,現在大概有三百箱。 一時之間也沒有地方可以收著,我的房子可以依照現況來賣嗎?」 有文學家之譽的六十幾歲屋主問。

我的眼睛用最快的速度,掃描了一下房子, 腦子則思索著該不該說真話。那是一幢給「東西」住, 而不是給人住的房子。客人一進屋, 就會被堆堆疊疊的各樣物品所包圍,書籍報紙雜物到處都是, 牆邊除了一層書架外,還堆了好幾落的書, 另外還有紙箱裝的書籍放在前面。屋子的主人想要用牆上的電插頭, 還得排除萬難。

不僅客廳飯廳都是東西,連廚房也沒有空隙, 住在裡面的人恐怕連呼吸都不順暢,因為空氣裡盡是霉味。 我告訴屋主,「既然你們想賣房子,將來絕對需要打包這些東西, 還不如現在先整理,一箱一箱放車庫,房子還可以粉刷一下, 比較有賣相。」屋主回答我說:「我也想這麼做, 可是車庫都堆滿了,沒地方了,兩部車都停外面。我們年紀大了, 也沒力氣收拾。」

類似的屋主其實不少,我還碰過一個住大樓的屋主, 三個房間全部堆滿雜物,連廚房的流理台都是, 八人坐餐桌只剩下二個人可以擠得下。這位屋主酷愛剪報, 還收集各種石頭,家裡面有三十年前的剪報, 還有從世界各地帶回來的石頭。不過,他都找不到他想展示的珍品, 因為「不知道被壓在那一個角落。」

這位屋主常年睡沙發,有點厭煩,竟然興起換屋念頭, 不是換更大的,而是換小的,從三房換成一房, 他說他一個人住一房就夠了。看著別人窗明几淨的一房公寓, 他羨慕地恨不得馬上換。

「你那些收藏怎麼辦?」我問他。他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說:「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你告訴我怎麼辦?我已經沒有地方睡覺了, 我需要換房子。」

一屋子的收藏,如果連自己都找不到,而且也沒有其他人可以運用, 它們其實就是垃圾,可以雇人統統清光。若屋主自己不捨得, 就找個不相干的人代勞,把「東西」請出去, 讓出空間給住在裡面的人。

會囤積大量物品的人,通常是比較惜物的,「捨不得丟」, 或者是有收藏嗜好的,看到喜歡的東西,就不計一切代價想要擁有。 日積月累之下,居住空間就被物品書籍所佔領,愈住愈不舒服。

溫哥華房價這麼貴,幹嘛買個房子給「東西」住呢? 如果你覺得自己家已經慢慢被各種物品鯨吞蠶食, 就該大刀闊斧做整頓了。

???????????????????????????????

 

 

2013.08.01

 

母女倆才剛買了樓房高高興興搬進去幾個月,這會兒又搬家了, 租了一間獨立屋的地下室住。原本, 他們所購買的大樓要做外牆整修,已經包住了大部分牆面, 住戶悶在裡頭,連呼吸都有困難。女兒有過敏毛病, 當媽媽的只好找房搬家,現在不但要付貸款,還要付房租。

跟管理公司溝通過,只簡單回答「大樓必須維修,案子早已通過, 住戶請配合。」據說整個工程要八個月到一年, 如果發現牆裡面有腐爛情況,可能要追加經費, 工程期也可能延長到一年半。「 我現在最擔心的不是多付房租的問題,而是未來可能還要交維修費, 我不知道去哪兒籌錢。而大樓這麼一包起來,一、 二年內大概也別想脫手了。」苦惱的媽媽說。

難道其他住戶都沒意見嗎?她說,好像有人提出抗議, 但沒什麼效果。她英文不好,也不知道如何參與,只好先搬家。

即使英文好,與管理公司打交道還是很累。 有一幢位於溫哥華西區的大樓,已連續維修四年, 住戶們每天跨過電線、水管進進出出,苦不堪言。 幾位年輕專業人士組成團體,開始向管理公司施壓, 希望趕緊結束噩夢。幾經談判,住戶已經疲累不堪, 領薪資的管理公司好整以遐,問題仍停留在原點。 最近施工單位又發現新問題,好像得接著修繕下去。

一些無法忍受的住戶,已經搬出去避難。該大樓的平均房價, 四年來已經跌了十萬元,而且找不到接手的人。

最近還碰到一個特殊案例是城市屋漏水,光是等待維修就等了一年, 住戶的兒子被迫搬出去住。「我們前前後後至少寫了八封信, 電話打了幾十通,管理公司一個月後才派人來看, 然後說要等保險公司鑑定責任,接著又等住戶們表決通過維修, 前後共十二個月的等待,然後又修了兩個月,二天打漁,三天曬網, 搞得我們生活大亂。漏水點剛好在兒子房間, 他只好先出去找房子住。」無奈的男主人說。

如果可以自己找人動手,也許一、二個禮拜就可以解決問題。但是, 居住在集合式住宅,他連自己修房子的權利都沒有。

聽到這位男主人的敘述,另一位曾經等待修繕兩個月的移民媽媽, 覺得自己還算幸運,雖然她為此住了好一陣子的旅館。「 我住的是四層樓公寓的二樓,有一天水突然從衣櫥灌下來, 整個地毯通通泡在水裡,管理公司當天就來看,把出水點止住, 地毯拆掉,然後就什麼也沒做,我的衣服家具全部泡壞, 也不能清理,只能等保險公司來看。那種感覺真的太不舒服了。」 她說。

在溫哥華住大樓、城市屋或公寓,與在中港台的概念不同, 很多事都不是住戶自己可以壇自決定的。 剛移民的人最好先入境問俗,熟讀所居住公寓的管理法規, 碰到事情的時候,才不會措手不及。

???????????????????????????????

 

 

2013.07.02

 

三年前,女兒決定與交往六年的男友結婚, 當父母的大方地將位於溫哥華東區一幢獨立屋,轉到女兒名下, 做為賀禮。兩老還遷居到一戶二房的小公寓,讓女兒、女婿能夠有「 兩人生活」。

誰知道,多年的感情不敵三年的朝夕相處,女兒上個月與夫婿離婚, 現在連房子都沒得住。「房子是我們買的,憑什麼我女兒被趕出去? 」老夫婦憤憤不平,卻不知如何是好。

他們的困境來自於沒有「留一手」,搞到最後女兒被掃地出門, 人財兩失。依據加拿大的法律,夫妻財產是共有的, 當老夫婦把房子送給女兒時,女婿已自然擁有一半。 這個女婿聰明絕頂,他立即以投資為由,拿房子去銀行抵押貸款, 接著又去私人貸款,價值120萬左右的房子,貸款額竟然到達10 0萬。

簽字離婚後,房子必須拍賣,錢一人一半。獨立屋賣了117萬, 扣掉銷售費用,償還貸款,只剩下12萬,女兒分到6萬, 還要付律師費,等於淨身出戶,損失慘重。

「那是用我的退休金買的房子,就這麼便宜了那個人, 以前看他忠厚老實,沒想到他只用了三年,就拿到我所有的積蓄。 不甘心啊!」老丈人一想到就有氣。

不管女婿看起來多麼忠厚老實,女兒多麼貼心孝順, 當父母的除非家財萬貫,不在乎多給他們房子。否則, 最好辦個登記,把自己設定為房子的貸款人。也就是說, 在過戶時把自己的名字加在Title上,將來房子變賣時, 必須先償還這筆錢。

如果老夫妻懂得這麼做,先設定個110萬在自己名字下, 就算女兒女婿離婚,必須變賣房子,他們會先拿到110萬。 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房子也不必賣了,女婿可能拿個幾萬塊, 自己走人。

就這麼小小一個動作,結果就有天壤之別。現在很多律師或公證人, 都很會辦理設定抵押給父母之事,一點也不難做到, 只是很多人忽略了。

即使房子已經有銀行貸款,還是可以再抵押給父母。 以上述案子為例,如果原本已經有銀行貸款60萬, 另外還是可以第二順位設定抵押給老夫婦60萬。房子賣掉時, 先還銀行貸款,接著是老夫婦,然後才是登記名字的屋主。

留一手,才能真正保護自己,以及你所鍾愛的子女們。

20130629

 

 

2013.06.29

 

艷陽高照,溫哥華難得的美好季節,最適合各項戶外活動。為數不少的移民父母們,卻望著整天「宅」在家裡的孩子們嘆息。放暑假的年輕一代,不必上學,總是半夜不睡覺,白天不起床,平白辜負和煦夏日。

 

「我實在不想成為嘮叨的爸爸,不想惹閒氣,可是,我兒子已經大二了,暑假四個月一點計畫也沒有,不上暑期班,也不去打工,成天玩game,連飯都不吃,我告訴他這麼下去會生病,他『砰』一聲把門給關了,我當爸爸的一點輒也沒有。」在一項聚會中,一個煩惱的爸爸說。

 

話題一拉開,所有當爸媽的人似乎都有話要說,幾乎都與電玩有關。一位自認很受傷的媽媽表示,拋下老公專程過來陪兒子,沒想到兒子只會打電動,連一句話都懶得跟她說,回答她通常只有一、二個字,不是「嗯」,就是「還好」,她用盡各種方法,都無法與兒子聊天,兒子眼裡只有線上遊戲。

 

不僅大學生、高中生沈迷電玩,連小學生也廢寢忘食。另一位媽媽抱怨說,一直以來她都沒有讓孩子碰電玩,一個月前孩子的同學到家裡over night,從那天起孩子們迷上線上遊戲,全家人很難在餐桌前吃晚飯,兩個孩子把飯菜端到電腦前吃,常常要等比賽告一段落時才吃飯。當媽媽的以為他們參與線上遊戲的比賽,原來他們只是觀戰,就已經汗流浹背。

 

「怎麼辦呢?」父母們幾乎都豎白旗,無計可施。有人嚴厲管教,幾度與兒女衝突,還是沒能夠阻止。有人斷絕給孩子的金錢援助,也不煮飯給他們吃,硬逼孩子戒掉電玩,把心拉回來。已經無法自拔的孩子,三天沒出房門,飯也不吃。還是爸媽怕孩子餓死,把食物送進去。

 

當羅大佑30年前高聲唱:「我們不要被你們的發明,變成電腦兒童…」時,也許還沒有人能想像這一天會是這樣,孩子們成了電腦的俘虜,不僅工作與學業需要,連娛樂也讓電腦通通包辦。

 

智慧高的人駕馭電腦,用電腦賺錢與娛樂。自制力差的人,則被電腦所駕馭,雙眼因睡眠不正常而迷茫,思想行為被電子遊戲所牽制。與電腦相處久了,漸漸不會與人相處,甚至懶得與人相處。

 

隨便一個聚會,只要拿這個題材當話引,通常都不會冷場。很多父母有一肚子的牢騷與心酸,正想找個同病相憐者,好好交流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