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Entries »

1101x

所有賣房子的人,都希望能夠賣到好價錢。可是,有些人卻總有一種僥倖心理,「反正先賣賣看,有緣人自然會來」,既不整修房子,也不做清潔工作,甚至還讓租客把屋裡屋外搞得髒亂無比。這種賣賣看,還不如不賣。
買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一個房子是否得到屋主的良好照顧,其實一眼就能分辨出來。同樣是十年新的房子,保養得當的,看起來像新屋一樣毫無瑕疵。相反地,任意糟踏的十年屋,可能問題叢生,窗戶有水氣,窗框破損,油漆剝落,屋子裡盡是搬東西撞傷的痕跡,燈炮半數不亮,地毯鑲著黑邊…。精明的買家只要看個幾眼,就會退避三舍。
讓一間沒有整理的房子上市去賣,就像讓一個蓬頭垢面的女子去參加選美活動一樣,白費力氣,還惹來他人的訕笑。而且,房子的銷售是有記錄的,一個房子如果連續幾個月甚至幾年都沒賣掉,一般人的第一個反應是:「這房子會不會有問題?」,甚至懷疑曾經發生過命案或有不良記錄。
除非只有土地價值,反正買的人就是要拆掉重建,否則,在把房子推出市場之前,一定要經過精心打造。最基本的項目是,把裡外的油漆做好,請專人打掃乾淨。如果希望賣得快,而且價錢賣得好,還得請專人佈置。大至幾百萬的豪宅,小到一、二房的舊公寓,只要佈置得像個Show Home,通常都可以很快賣掉。有些有錢的賣家,甚至願意以高於市場行情來買。
買賣房子有如結婚,下定決心最重要。一旦決定要做,就盡量充足準備。結婚時,很少有人抱著「結結看」的心態步入禮堂,要結婚,就要有終身廝守的期待。賣房子也是人生大事,賣與不賣要先想清楚,決定要賣就不要猶豫。「賣賣看」這種猶抱枇杷半遮面的作法,通常會錯失機先,把一間在市場上應該很搶手的房子,賣成爛房子。
以「賣賣看」心態售屋的人,還很容易開出比市場行情高一、二成的價錢,結果是永遠讓買家追不上,房子一直永遠處於待售狀態中。
當然,當市場行情一路走高時,有些「賣賣看」的售屋者反而佔到便宜,去年沒賣成,今年價格更好。不過,市場也可能隨時逆轉,也許今年的價格比明年好,沒賣掉的就吃大虧了。

1017

她一手抱孩子,另一手忙著擦拭桌椅,整理床舖,另一組新客人馬上要到,她希望自己的家庭旅館看起來乾淨舒適。

 
移民兩年,她經營家庭旅館已經一年半,業績穩定成長,對於她能夠「無本創業」,周遭的朋友們都非常佩服。她與老公一起以技術移民身分,拿到加拿大永久居留資格。報到的第二周,兩人就一起到街頭發送報紙,二歲多的兒子也跟著跑。後來當先生的找到了一份基本薪資的工作,當妻子的就專心在家帶小孩。
 
「這裡的花費太高了,我們根本入不敷出,我心裡很急,也想出去找事做。可是,兒子這麼小,要交給誰帶呢?如果請人帶,還不是要付錢。幾經推敲,我決定經營家庭旅館。」她說。
 
她大膽地以3600元的租金,租了一間有8個房間的大房子,他們一家三口只住一間,另外七間全部用來做家庭旅館生意。「剛開始也沒有什麼把握,所以先收了二個長期住的學生,然後我們在中國許多網站刊登訊息,也和旅行社與移民公司連絡,生意慢慢就做起來了。」
 
家庭旅館位於交通方便的地方,不但有巴士、skytrain,還有大型購物中心,是旅遊者會喜歡住的處所。她精心挑選了一些好看的二手家具,都是回流者廉售,加上她本來就具有的美學素養,家庭民宿佈置得溫馨舒適,很多人是看了照片自己找上門的。
 
她把超大主臥室佈置成一家人可以一起住的兩床單位,日租100元,光是這一間就有八成的時間是滿的,每月進帳二千餘。加上兩個學生1000元,房租等於有人幫忙付了,其他三個房間的收入,就是他們賺的。
 
當先生的繼續上班,下班時就幫忙經營家庭旅館,修理馬桶換燈炮等男人活,他都一手包辦,清潔工作也負擔大部分。現在,先生的工作收入,加上家庭旅館,家庭月收入有5000元左右,總算可以生存下去了。
 
「窮則變,變則通。我們沒有房子也沒有存款,只能選擇適合我們的方式來創業。等生活穩定下來,也許還可以想一想其他賺錢的方法。」她自信地說。
 
孩子那麼小,帶著他每天接觸陌生人,不會覺得危險嗎?她笑一笑說:「不會,我們的客人都特別好,很多都成為朋友了,沒有危險。」我以前住過一個希臘人開的民宿,屋主也有一個一歲的小娃娃,我曾經問他們怕不怕危險,他們好像也有類似的答復。他們都同樣不收臨時上門的客人,所有人只能上網用信用卡訂房,他們透過信用卡掌握住客資料,排除可能有的危險。
 
移民創業不易,特別是沒有本錢的移民。看到有人用自己的智慧突圍,不讓自己困在經濟壓力中,還是打心眼為他們高興。
1020a
 
四年前,我開始成為租車族,已經換了三部新車,顏色都不一樣,讓周遭朋友看得眼花撩亂。好多人都向我打聽:租車與買車,那一種划算?
 
我認真想了一下,其實各有千秋。如果經常用車,又沒有足夠的自備款可以買的人,租車是個不錯的選擇。以我個人為例,我是自雇工作者,租車花費與汽油及保養費一樣,有一定的比例可以抵稅,相較於開一部舊車只能抵折舊費,還是划算許多。
 
而且,有些人因為工作需要,需要顧及「門面」,如果不能躋身BMW或BENZ
的行列,開開新車也很不錯。租車的最大優點是可以一直換新車開。
 
雖然根據合約,租車多以四年為一期,租客必須綁四年約。但是,汽車公司的二手車市場經常缺貨,會希望承租者在一年多或兩年時就換車,公司提供減價與升等優惠,讓承租人樂意換車。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我租Honda的 CRV休旅車,一開始是一個月470元,簽約四年。一年十個月之後,汽車公司要我升等到有後視攝影機、暖氣椅子及車內講電話的藍芽設備,每個月還減為440元,我當然同意換新車。
 
最近,公司又以2015年新款車向我招手,宣稱馬力加大,而且爬坡無噪音,月費再減為410元,我又同意了。四年換三部車,我最大的損失是,又被綁了四年約,可以說沒完沒了。可是,如果我本來就打算一直租下去,就沒什麼影響了。
 
有一種人不適合租車,那就是不常用車,也不太會開車的人。如果只是偶爾開開,或者每天只接送子女上下學,租一部車似乎無法物盡其用,比買車的花費稍高。不會開車的也不行,經常嗑嗑碰碰,汽車公司在回收或換車時,會向租車者收費,如果有事故,還會更麻煩。所以,練習開車的人,也不適合租車。
 
衡量自己的狀況,選擇適合自己的車種,租車與買車都有其支持者,確實也各有其優缺點,就看你如何選擇了。

0908c

傾盆大雨中,一群中學老師拿著罷工牌子,瑟縮地躲在校園的一角。持續罷工讓他們收入減少,還必須站在第一線面對家長與學生的壓力。新學期已經開始,卻不知道該不該準備新的教案,連何時能重回教室,都不是自己所能掌握的。

看到教師們閒置在校門口,孩子們卻無學可上,家長們再也笑不出來,更別提支持老師的行動。開不了學,小學生們顯得較無所謂,興高采烈地享受被延長的暑假。中學生則比較焦慮,尤其是十二年級學生,第一學期的成績是申請大學的關鍵,他們連好好唸的機會都沒有,一顆心被吊在半空中,很不踏實。

從6月17日到現在,BC省的中小學教師持續罷工了一段時間,暑期班沒開,已經讓許多有補修需要的學生備感壓力,現在連正規課程都上不成,許多人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畢得了業,或者會不會影響到申請大學。

華人家長很多是為了子女教育才移民的,他們一頭栽進學校排名的爭戰中,以為把孩子送進好學校,就可以鬆一口氣,沒想到卻一再碰到教師罷工,當家長的一點籌碼也沒有,只能想盡辦法自己來教育孩子,或者送到專業機構去學習。「難道非得逼著我們把孩子送私立學校?」一名無助的家長問。

由於政治體制不同,華人父母最難理解的是,為什麼這裡的政府無法保障孩子的受教權?不管那一個黨執政都一樣,教師工會與省政府每隔幾年,就會有一次勞資談判破裂,然後老師們就開始罷工。「2012年BC省政府不是已經通過強制復工的Bill 22, Education Improvement  Act,為什麼又說不會用呢?先強制復工,再運用半年內不得罷工的強制規定,趕緊想出補救辦法。有法律依據,為何不用?」一位華人家長不解的問。

主要是我們對這個國家的政治運作模式,以及工會所扮演的角色,不是那麼理解,我們認為輕而易舉可以解決的事,也許執政者有不同的顧慮。所以,問題被拖延,被擴大,學生們的權益被一而再的犧牲,所有納稅人繼續被勒索。

移民們要真正融入這個社會,也許應該先從認識工會開始。大多數移民從事的都是無法享受工會保障的工作,而大家卻必須時時接受工會的各種威脅,教師罷工,貨櫃車司機罷工,郵局罷工…。工會對移民而言,沒有幫助,只有威脅。只有好好研究它,才知道如何因應眼前的威脅。(

上法院買房子?

???????????????????????????????

他打算明年結婚,希望在結婚前能買一間兩房公寓做新房。由於手邊只有一點點錢,他於是把目標放在法拍屋,希望能撿一點便宜。

今年初,他發現一間十幾年新的兩房法院拍賣公寓,市場行情大概30萬,開價卻只有26萬,而且已經賣了一百多天。他立即以24萬出價,馬上就被銀行代理律師接受,就等待法院訂出決標日期。他心想,他比別人少花6萬元,用來整理房子綽綽有餘。

三個月過去了,法院那邊一點音訊也沒有,眼看他在合約上所寫的交屋日期已到,還是沒有動靜。經過與賣方經紀人連繫,才知道是因為他出價太低,第一順位的貸款銀行可以拿到錢,第二順位的銀行卻沒有辦法全額拿到,因此不肯簽字。
賣方要他提高價錢,否則沒有機會買到。他於是撤回原來的出價,另外寫了一份出價25萬的offer送出去。沒想到,另一個買家出價26萬,已經被接受了,他只能上法院與那個買家競爭。

法院拍賣那天,他帶著1萬3千元的銀行本票,以及一份沒有任何購買條件的合約,與其他兩組人一起搶標。由於另一組年輕人來勢洶洶,為了贏過他們,他把價格提高到28萬1千元。結果他贏了,只比出價第二高的買家多出一千元。

他喜出望外,覺得自己出價太精準,不但贏,而且沒有多出太多錢。兩個禮拜後交屋時,他才知道自己要花的錢可能不止兩萬。也就是說,他花這麼大力氣買到的房子,根本沒有幫他省到錢,說不定還會花更多錢。

「那棟大樓二房公寓最近的交易價是29.8萬,樓層高,全新裝潢。我這戶雖然少了1萬7千元,但樓層低了十層,裡頭的爐子、洗衣機、地板、天花板全部都壞了,連電都已經被停,還要花時間整理。我已經開始付貸款,卻仍然住不進去。同時付貸款與房租,實在吃不消。最氣人的是,我可能會花比預期中更多的錢。」他說。

買法拍屋本來就有風險,也不見得比市價便宜,因為法官在接受買方出價前,會先要求銀行找專業公司做鑑價工作,賣價必須接近鑑價,否則法官就不會批准。而那些鑑價師拿來比價的房子,通常都是正常,或者重新裝修過的,所以,價格比較高。

參與法拍屋競標的人,等於是用正常價格,買一間品質有可能較低劣的房子。如果交屋時發現狀況尚佳,就算是賺到,萬一問題叢生,就只能自認倒楣了。

想撿便宜,買法拍屋不見得是個正確的方向。

0522

過去她逢人就說,移民的日子千好萬好,就是全家人不能團聚這一點不好,她這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老公也能過來住。

一個月前,老公終於退休,移民溫哥華,現在她反而不開心,「好像一下子失去了自由,他不喜歡的活動,通通不能參加,他不喜歡的朋友,也不能來串門。我整天在家裡陪他,都快悶壞了。」

對老公的千般思念,就在一個月的相處後,化為烏有。她開始憂愁未來的日子該怎麼過,「總不能天天在家沒事幹」,可是又能幹什麼呢?她要老公找點事做做,老公說她瘋了,好不容易熬到退休,要到這個山明水秀的地方享受人生,竟然還要他找事做。就連參加戶外活動,當老公的也覺得累,幾十年的奔波與人事傾軋,讓這個男人只想待在家裡休息。

「早知道得整天在家陪他,就不會勸他退休了,還以為兩人可以結伴遊山玩水,沒想到反而被關在家裡。」她開始有怨言。

她已經忘了曾經引頸期盼老公來住的心情,得不到的時候,因為思念,感情反而更濃。人與人之間如此,人與事之間也一樣。有一對夫妻心儀一間都鐸式建築的獨立屋,與他人搶標的結果,沒有買到。從那天開始,那對夫妻就看不上任何其他房子,心裡想的全是那間買不到的房子。

「如果有一間跟它一模一樣的,我馬上買,沒有條件。」夫妻中的丈夫說。他給了地產經紀人一個難題,要找一間一模一樣,連地段與條件都一樣的房子。

皇天不負苦心人,先前的買主因為貸款出問題,沒有能夠成交,夫妻倆又有了購買的機會,只要願意,就可以買到。這個時候,兩人反而覺得沒有那麼愛那間房子了,「這屋子造型雖然好看,但還是老了點,很多地方要維修,隔局有點小,住起來不是那麼舒服。」所以,他們出了一個很低的價,房子再一次被別人買走,他們又一次懊悔,「看來看去,還是只有這一間最好。」

得不到見不到的,往往會變成記憶中最好的。輕而易舉到手的東西,反而不容易被珍惜;每天都能看見的人,最容易被忽略。誰叫我們是人,複雜得連自己都不認識。

Image

在一項宗教性質的家庭聚會中,老中青三代移民,聚在一起討論「如何能凡事知足?」話題一開,每個人都滔滔不絕,大家都相信要知足才能快樂,但要做到時時知足,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移民之前,我的人生可是一帆風順的,家裡有阿姨做飯與清潔,我媽媽幫忙帶小孩,我只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去上班,過著高端的生活。來到這裡,什麼都得自己做,我這才知道地板要擦得一塵不染有多難,小小屋子只能維持整齊,不能要求太高。但是,這種接地氣的生活,反倒讓我覺得踏實,現在已慢慢喜歡這樣的日子。」一位國內來的新移民說。

另一位同樣來自國內的女性移民立刻接口說:「我才是飄在雲端上的,妳還得上班,我十多年都不上班,也不做家事,移民前每天就是與姊妹洶喝茶聊天。現在生活整個變了,連房子都是租的,我必須做調適,盡量保持身心愉快。」

生活中有不如意、不順遂,甚至艱難與辛苦是很難避免的,討論時很多人提到,要先數算神的恩典,想想看自己得到的有多少,並為此感恩,而不是天天愁苦於自己失去什麼,或者在享受上不如別人。

即使是意外或疾病,有時也是一種淬鍊與提醒。有一位舞蹈老師最近在超市購物時跌了一跤,舞蹈課程因而中斷了三周。她說,雖然臉、手、腳都是傷,但是休假在家時,她整個腦海裡想的都是「我怎麼可能跌倒?我專門訓練別人的平衡感,我的身體韌性十足,我動作那麼靈活,怎麼可能跌倒?」事實是,每個人都可能跌倒,包括舞蹈老師。

只有認清自己的不足與脆弱,並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一切好的、壞的事情,從容應對,盡量把壞的變成好的,或者把缺口視為出口,生活才能產生質的改變,不再有怨懟。

下一次辦家庭聚會,如果找不到適當的聊天話題,不妨以「如何能凡事知足?」為題,看看能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來。

怪自己太相信銀行

Image

五年的房屋貸款到期,銀行打電話來詢問要不要續約。問了現在的利率,發現自己這五年來簡直是個超級大傻瓜,永遠付出比市場利率高出1%的利息。

由於銀行人員一句句「利率很快就漲了,我先幫妳鎖定五年,」當時,抱著感激涕零的心情,拿下五年3.75%的利率。心想就算利率攀升到4%或5%,我也不必驚慌。

前面兩年,利率都在3%左右,我是吃虧的,但我還是堅信利率會漲,後面我就佔便宜了。沒想到,事實剛好相反,利率沒升反跌,我有很多客戶拿到基準利率減 0.9的超低利率,只要 2.1%,浮動的。與我貸一樣多錢的人,只付一半左右的利息。

怎麼會這樣呢?銀行不是說利息很快要漲嗎,怎麼五年來沒漲反跌,讓我成了冤大頭。難道,我不應該相信專業?或者,銀行優先考量的不是我的利益,而是他們的利益?

就像很多人以定期定額買共同基金一樣,表面上看是慢慢儲蓄,實際上是在養銀行。如果一次購買一筆基金,是漲是跌,一目了然。賺個幾成就可以賣掉走入。可是,每個月拿固定的錢來買,你根本算不清自己的成本多少,是賺是賠,得等候銀行的通知,才知道賺多少賠多少。該不該買賣,也得聽理財專員的建議。

這等於是放棄自己的主權,把錢交給銀行任意運用。銀行通常有他們特別需要促銷的基金,你定期定額被扣下的錢,經常就流到那些基金上頭。由於小額購買,也算不清漲賠。有位朋友從2006年買基金到現在,竟然不賺不賠。同樣的錢如果放在房地產,至少賺50%。

所以,當銀行問我要不要再鎖定五年時,我沒有傻傻地點頭。再上當一次,就不是銀行的問題,而是我智商有問題了。

Image

 

好不容易熬到了處處有花的美好季節,大多數人的心情都和大地同時甦醒,恨不得踏遍溫哥華的每個角落,感覺春天的香甜氣息。「可是,我一個人能去哪兒?又沒有伴。」因為找不到一起玩的人,很多人因而錯過春天的呼喚。

我的一位好朋友,年逾六十,老公長期居住海外,她不會開車,卻能一個人跑遍溫哥華的每個角落,而且樂此不疲。最近,她成了追櫻一族,跟著各種團體賞櫻,有時自己也充當導遊,帶朋友搭公車看櫻花。每一張照片都伴隨著飛揚的笑容,好像整個世界都融進她的快樂中。

「家裡人都忙,兒子要上班,我不能整天要人家載這載那,反正買一張月票,就到處可以去。只要我開開心心的,老公小孩都比較安心,何樂而不為。」她說。

她的老公是第一代台商,早早就遠征大陸,兒子念幼稚園階段,她就常常扮演單親媽媽的角色,一個人獨力承擔一切。當時,只要聽到她的先生在大陸,每個人都帶著同情的眼光看她,認為她早晚會碰到先生包二奶的窘境。她其實一直對老公有信心,只是無法抵擋身邊的風言風語。

「還好我沒有像其他太太一樣,整天盯著老公查勤,我母親說了很有智慧的話,當我們把手抓緊時,手上的東西反而會流矢,只能抓住一點點。只有把手攤開,才能讓更多的東西留在手上。我一直與老公保持天天通話,現在更好,去那兒都拍照給他看,他會馬上回應,覺得自己好像也一起去玩了。」她說。

一家四口每年會選一個地方,來一趟家庭旅遊。其餘時間,她就自己安排,也玩得盡興。她會預先瞭解下一周的活動,選擇自己可以參加的,然後規劃公車路線。她是一個非常投入的人,想看夕陽,可以連續幾天到English Bay,賞櫻也是連著兩天到女皇公園,第一天自己去,第二天帶朋友去。

一個人的旅程不會寂寞嗎?她沉思了一下說,「有伴當然更好,我作夢都夢到老公過來住了。能有朋友一起做一件事,我非常高興,如果沒有,就只能自己做了,總不能因為一個人,就什麼地方都不去。」

即使全稱身疼痛長達二年,都沒有影響她的向外探索。「反正在家也是痛,還不如到外邊看看美麗的世界,比較能忘記疼痛。」只要她想要,全世界似乎沒有人能阻擋她快樂。

Image

如果你是第一次買房子的人,希望能夠享受「免房屋交易稅(Property Transfer Tax)」的優惠,過去,你只能選擇42萬 5以下的房子,從2014年 2月19日之後,可以買47萬 5以下的房子。

BC省政府最近通過這樣的修正,據估計,每年要損失800萬元的稅收,理當敲鑼打鼓好好宣揚一下,但是,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政府的「德政」。連許多家大型地產公司提供給經紀人的資料裡,都還寫著42萬 5千元,並沒有取得新的訊息。

大溫哥華的房價一路攀升,第一次購屋者的免稅額度,也跟著一路調高,從一開始的275000,調到 325000,再到 375000,2008時提高到 425000。現在,更是一口氣加到475000,而且,買47萬 5到 50萬之間房子的人,還有減免優惠。

依據新的計算法,現在買47萬 5千元房子的人,比2 月18日買的,可以節省7500元。首次進入房屋市場的年輕人,如果不是買新屋,將可以完全不必繳稅,若是新屋,一般人要繳兩種稅,新屋稅與房屋交易稅,首購族如果買47萬 5千以下的房子,則只需交一種稅,即新屋稅。

47萬 5千元,在目前的市場中,可能很難買到獨立屋,在溫哥華可以選擇一房或兩房公寓,在列治文與本拿比,有機會買到二至三房的Townhouse。年輕人成家不易,省下來的稅,剛好可以用於內部裝修。

正在購屋門檻前的首購族,可以把標的價格調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