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

過去她逢人就說,移民的日子千好萬好,就是全家人不能團聚這一點不好,她這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老公也能過來住。

一個月前,老公終於退休,移民溫哥華,現在她反而不開心,「好像一下子失去了自由,他不喜歡的活動,通通不能參加,他不喜歡的朋友,也不能來串門。我整天在家裡陪他,都快悶壞了。」

對老公的千般思念,就在一個月的相處後,化為烏有。她開始憂愁未來的日子該怎麼過,「總不能天天在家沒事幹」,可是又能幹什麼呢?她要老公找點事做做,老公說她瘋了,好不容易熬到退休,要到這個山明水秀的地方享受人生,竟然還要他找事做。就連參加戶外活動,當老公的也覺得累,幾十年的奔波與人事傾軋,讓這個男人只想待在家裡休息。

「早知道得整天在家陪他,就不會勸他退休了,還以為兩人可以結伴遊山玩水,沒想到反而被關在家裡。」她開始有怨言。

她已經忘了曾經引頸期盼老公來住的心情,得不到的時候,因為思念,感情反而更濃。人與人之間如此,人與事之間也一樣。有一對夫妻心儀一間都鐸式建築的獨立屋,與他人搶標的結果,沒有買到。從那天開始,那對夫妻就看不上任何其他房子,心裡想的全是那間買不到的房子。

「如果有一間跟它一模一樣的,我馬上買,沒有條件。」夫妻中的丈夫說。他給了地產經紀人一個難題,要找一間一模一樣,連地段與條件都一樣的房子。

皇天不負苦心人,先前的買主因為貸款出問題,沒有能夠成交,夫妻倆又有了購買的機會,只要願意,就可以買到。這個時候,兩人反而覺得沒有那麼愛那間房子了,「這屋子造型雖然好看,但還是老了點,很多地方要維修,隔局有點小,住起來不是那麼舒服。」所以,他們出了一個很低的價,房子再一次被別人買走,他們又一次懊悔,「看來看去,還是只有這一間最好。」

得不到見不到的,往往會變成記憶中最好的。輕而易舉到手的東西,反而不容易被珍惜;每天都能看見的人,最容易被忽略。誰叫我們是人,複雜得連自己都不認識。

Advertisements

才剛報到,就成了人質

剛報到20天的一對香港移民夫婦,最近過著食不知味的痛苦生活,他們的家當因為貨車司機罷工而拿不到,每天還要支付200多加元的保管費給碼頭與船公司。眼看罷工問題仍然無解,身為「人質」的他們進退不得。「香港的朋友都勸我們回去,不要移民算了。」夫婦倆無奈地說。

朋友還嘲笑他們,幹嘛選擇有罷工權的民主國家,自己找麻煩。夫婦倆求助無門,正思量著要不要設立「停損點」,如果時間拖太長就乾脆不要了。「整個貨櫃用五萬港元運過來,如果罰金是運費的好幾倍,我們乾脆重買算了。」

問題是,裡頭有他們打算開始新生活的生財工具,有許多重要文件,還有一些人與狗的藥品,要重新申請訂製,也是不小工程,實在很難放棄。

在周邊人士協助下,他們嚐試打電話給省議員、國會議員,都是語音或助理接聽,至今沒有具體回應。他們左思右想後發現,「其實我們就是那群罷工者的人質,我們叫的愈兇,他們的籌碼就愈多。可是,他們有權利爭取自身利益沒錯,憑什麼犧牲別人的利益?」

這是個非常弔詭的問題,民主國家以制度保障了一群人的罷工權利,卻完全不顧及周邊的人因而所受到的損害。當工會一聲令下,連不遵守的會員都會挨拳頭,最近有一些主張恢復工作的貨櫃司機,就遭到拳頭相向。

亞洲新移民多半來自沒有罷工權的國家,大家都不習慣老師們可以隨時罷教走上街頭,也不喜歡司機或其他公共服務工作者,隨時隨地可以罷工。新移民們對新國家的民主評價,很可能因為罷工而打了折扣。

一踏上新土地,就成為罷工者的人質,確實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不愉快經驗。

移民,到底對還是不對?

每隔一陣子,我就會聽到有人問周邊的朋友:「移民,到底對還是不對?」他們多半是新移民,或者已經打定主意要回流的人。他們內心掙扎的厲害,希望聽到周邊朋友說一些支持的話。

其實,他們早有答案,就是後悔走上移民路,如果重新選擇,大概不會移民。只有在自覺不順心、不舒暢,或者心裡有許多耽憂的時候,才會想到「對或不對」。

如果是一開頭就辭掉工作、賣掉房子,把全部家當都搬過來的人,根本沒有時間去想對或不對,他們只能戴著鋼盔往前衝,先把家安頓好,然後快速找到糊口的工作,讓生活安定下來。對這些`人來說,既然做了選擇,「就算是錯的,也要讓它變成對的。」

過河卒子的心情,往往是移民往前走的原動力。如果路只剩下一條,你就不會去想到底要走那一條路,只會卯足全力勇往直前。會瞻前顧後猶豫不決者,通常是有許多條路可以選擇的人,他們通常有很好的事業在海外,不能放棄,房子也可能有好多間,每一個國家都可以住。他們為了加拿大的好山好水而來,卻很快就會覺得「無聊」「落後」「沒有競爭力」等等,接著就是徘徊於要不要離開這個地方。

依據我的觀察,不能夠全家人一起待下來的家庭,特別是夫妻相隔兩地,孩子無法在有父有母的家庭中成長的,比較會認為移民是錯誤選擇。因為時間與空間的距離,常會讓親子與夫妻變得生疏,「代價太大了」。

不過,這些家庭中的第二代,可能如魚得水,一點也不覺得移民有什麼錯誤。他們與不常見面的父或母,更容易維持相敬如賓的關係。而且,他們認為,現在網路發達,真要溝通也不怕沒有管道。如果有個在海外有事業的父親,將來畢業後萬一無法在加拿大謀職,還可以跟著父親在國內發展。

一家人一起移民的,就算生活過得比較清苦,多半還是覺得移民是值得的。就算老夫妻在孩子們長大成人後,決定回流,他們仍然慶幸人生中有這麼一遭,讓回憶更豐富美麗。這些家庭的孩子,通常會留在加拿大工作,因為沒有人為他們另外安排其他道路。

所以,移民到底是對還是錯,其實很難講,就算同一個人,在不同時期的想法,可能也會不一樣。與其經常困在對與錯的矛盾中,還不如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用欣賞的角度來過每一天。盡量讓自己快樂,一定是對的。

多金移民,用錢毀了孩子

一輛黃色保時捷,以呼嘯的方式急駛而來,就停在房子正前方,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下了車。他們在路邊等著,接著是一輛BMW跑車開過來,三個年輕人俐落地下了車。他們大搖大擺地一起走進一間開價二百多萬的獨立屋。

沒錯。他們準備要買屋。其中有個年輕人的爸爸是超級富豪,拿了一大筆錢要兒子在溫哥華學習投資房地產。兒子大學念了二年,由於成績沒過關,現在暫時不能修課,乾脆賦閒在家,「專心投資」,每天與同樣無所事事的同學們一起到處晃。

五個年輕人在地產經紀人的陪同下,用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就看完了近四千呎的房子。「這房子得大修才能住,這些過時的木地板都得打掉,換成新式的,廚房、洗手間也得全部換,等次太低了。」有富豪爸爸的公子哥說。

另一個爸爸只是普通富有的年輕人接口表示:「這塊地不錯,還算方正,而且有景,就拆掉重建,修一間高端些的房子來住,把你現在住的那一間賣了。」

丟下這麼兩句話,一行人就風一般地離開了。這就是溫哥華富貴移民第二代的樣貌,父母都偶爾來探視,錢多得用不完,大部分人大學都讀不下去,不是一直換學校,就是乾脆轉道跑道搞投資。

在餐廳裡,他們常叫滿滿一桌菜,吃不到五分之一,也不打包,就留下一桌菜離開。在酒吧或夜店,他們揮金如土,眉頭絕不皺一下。`有些人還是溫哥華警察局的常客,華人警察左手一個,右手一個,全是鬧事的他們。

我常常在想,就連巨富比爾蓋茲,或者是理財教父巴飛特,他們的小孩都受到很大的約束,沒有什麼囂張的傳聞出現。為什麼華人的富家孩子,會被帶得如此荒腔走板?一個沒有謀生能力的年輕人,每天住豪宅、開名車,出入高級餐廳飯店,結交酒肉朋友,他們的未來是什麼?

也許,他們的父母有足夠的財力,可以養活他們一輩子,讓他們永遠吃香喝辣,過著優裕的生活。問題是,他們的生命韌性將因而被淹沒,他們的才能無以發揮,他們被父母的金錢毀於無形。

他們眼裡的人,只有「有錢」與「沒錢」兩種。交朋友物以類聚,至少要家裡有幾個錢,可以一起吃喝玩樂的。否則,就必須是聽話的跟隨者。他們不知道如何肯定自己,只好拚勇鬥狠,揮金如土,有時半夜醒來,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

移民,是為下一代創造更遼闊的未來,而不是把他們丟在這裡,用金錢將之毀滅。多金的移民父母們,饒了你們的孩子吧!

就想黏住兒子

就想黏住兒子

她打電話通知親朋好友,她要搬家了,因為兒子在安大略省找到工作,她要跟著往東部搬。她還找了地產經紀人,打算賣掉現在住的房子,到東部另外買一間,讓兒子住得舒服一點。

沒想到,兒子鄭重其事地告訴她:「妳應該開始過自己的生活,不要再照顧我了,我已經是成年人,必須學會獨立,而且,我也不會一直在東部工作,以後也可能去其他國家或回亞洲,賣房再買房完全沒有必要,妳就留在溫哥華,或者回國內去住,不要再跟著我了。」

她好失落,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這個拒絕她陪伴的大男孩,曾經自稱是袋鼠寶寶,每天都與她黏在一起,怎麼一下子就長大,就不要她了呢?壓抑住自己的傷心與不滿,她姿態很低地回答:「我可以不和你住一起,讓你獨立,我只要在附近住就好,你不在時我可以過去幫你收拾房間,做一些吃的,不會影響你的生活的。」

兒子板起臉來,再一次拒絕。還說她當老媽子當上癮了,連輕鬆的日子都不曉得該怎麼過。「媽,我很愛妳,但我真的不希望妳一直跟著我。」兒子下最後通碟。

移民媽媽長期守護兒女,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孩子學會獨立了,反而當媽媽的變得依賴,好像沒有兒女在身邊,生活就馬上失去重心。

另一位媽媽更絕,為了讓兒子結婚後與父母同住,竟然搞得自己進退維谷,有家都住得不舒服。她與老公擁有一套4000多呎的大房子,地下室有一個兩房的出租單位。兒子打算結婚時,原本說要去外頭租房子住。她捨不得,主動提議讓小倆口住下層的出租房,一來可以省掉房租,二來還可以上來吃飯。

但兒子說,即將過門的妻子嚴重過敏,不能住地下室。而且,新婚燕爾也希望能自己開伙,擁有獨立的空間。如果當媽媽的就此打住,讓他們自己去租房子也就沒事,偏偏她突然說了一句:「我們把主臥室與上面兩層讓給你們住,兩老去住地下室好了。」兒子非但沒有婉拒,還馬上說好。

新媳婦進門後,兩老開始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因為地下室採光不佳,他們又不方便一直往上面跑,只好忍著耐著,希望情況慢慢改善。「一年了,真是下去容易上來難啊!我在這個家裡的主權不見了,好像兒子與媳婦才是主人,當初太笨了,幹嘛用這個方式把兒子留在身邊。」當媽媽的又悔又惱。

現在,既不能出爾反爾把兒子趕出去,又不甘心長期住地下室,兩老愁得不知如何是好。

親子之間,何時該黏?何時該各自獨立?對亞裔父母來說,非常不容易拿捏。明知孩子們的翅膀已硬,當父母的還是不忍心讓他們單飛,有時候,不但影響孩子的規劃,也會傷害到自己。樹長大了總要分出細的枝幹,硬把孩子綁在身邊,對彼此都不見得是好的。

投資移民進退兩難

「我們這些投資移民,被認為對加拿大沒有貢獻,人家不歡迎,以後不能來了。事實上,我們也有苦衷,如果事業可以移過來,或者,在這裡可以發展個什麼,投資者也願意過來住啊!問題是,這裡很難,國內機會還是好得多。」一位移民10年的投資移民配偶說。

最近在華人圈最受關注的議題,就是加拿大終止聯邦投資移民及企業家移民申請案,有六萬多個移民受到影響,其中很高比例是華人。早期的投資移民被指為「未能給加拿大帶來預期經濟效益,納稅遠但於其他經濟類別移民,」因而阻礙了後繼者的道路。

投資移民們的最大特色,就是大多數人根本沒辦法居住在這個新國家,只能當空中飛人。他們只能把配偶及孩子安頓在這裡,然後自己回到原居地繼續賺錢。很多投資移民最後都放棄拿加拿大國籍,或成為「非稅務居民」,只讓妻小當加拿大人。這也正是在統計上這群人繳稅少的關鍵原因。

但是,他們還是在另一方面對加拿大的經濟做出貢獻。他們肯花大錢買昂貴的房子與汽車,政府也從中獲得稅收。他們的家人消費能力強,對各行各業都有影響。

只是,房價因為投資移民的強化,一漲再漲,年輕人要成家買房子愈來愈難,一般受薪階級很容易把氣出在他們身上,開始計算他們的貢獻度。刻薄一點的,甚至覺得他們的納稅貢獻遠遠不如看護工。

「這些話聽起來很不舒服,我們怎麼可能不如看護工呢?他們把雇主繳的稅也一起算,好像也有一點道理。不過,投資移民還是有很多有卓越貢獻,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我們一家當初是因為政治環境不好而移民,如今想想是『踏出錯誤的第一步』,聯邦政府不再收投資移民,我沒有意見,我要回流了,台灣是寶島。」一位在1986年從台灣來的投資移民說。

另一位才移民三年的中國投資移民則表示,買不起房子的人怪他們,那些拱抬房價讓他們用天價買房的人,怎麼不感謝他們?吃到甜頭的賣家都不說話,反倒讓埋怨者一面倒攻擊他們,太不公平了。

其實,很多投資移民,都以「買保險」的心態辦移民。聯邦投資移民的門關了,他們就搶省提名移民計劃(Principal Nominee Program)的名額,這種類別移民有義務「推動當地就業與經濟發展」,也許會是未來的一條主要道路。

戴鑽戒回加國 被沒收

戴鑽戒回加國  被沒收

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年節食品,加上兩大箱行李,她興沖沖地打電話給接機的人,告訴對方飛機已抵達,很快可以出去。沒想到因為手上戴了一顆鑽戒,她被扣留在海關五個多小時,一開始還禁止她與外界連絡,連手機都被拿走。

「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我壓根兒忘記自己手上有鑽戒,被叫進去的時候還莫名奇妙。後來才發現事態嚴重,他們拿我當嫌犯一樣,態度很強硬。」她說。

女兒今年即將大學畢業,她趁著農曆年回去時,把十幾年前母親給的鑽戒拿出來戴了一下,臨上機前曾猶豫「要不要帶走?」後來決定把鑽戒帶過來,除了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派得上用場,可能還可以戴著與未來的親家見面。

「就因為一時的虛榮害了我,鑽戒好好在那裡沒事,我幹嘛帶出來?」她又悔又恨。被帶進海關時,他們問她手上的鑽戒值多少錢?她說大概加幣一萬多,可是海關請了一個鑑價人員,說要九萬多。接著,問她為什麼沒申報?有沒有購買收據?她說年代久遠,而且是媽媽送的,沒有保留收據,至於沒申報,是忘了自己戴了鑽戒。

海關要她打越洋電話給媽媽,以及當初購買的銀樓?他們要親自問話。她說媽媽與銀樓的人不會說英語,而且有時差,不見得能接電話。海關於是提供了翻譯人員,堅持要她打電話。

最後的結果是,銀樓推說太久記不得,媽媽也忘了購買與贈送時間,鑽戒於是被海關暫時沒收。一個月左右,她被通知繳罰款與稅,總計一萬多加幣。她為了要不要花這筆錢贖回鑽戒,而陷入掙扎。

經常戴著鑽戒到處跑的人,如果要避免罰款,最好保留購買或鑑價收據,而且記得申報,才不會花冤枉錢。一位最近曾帶鑽戒返港參加兒子婚禮的移民媽媽說,她通常會花25元請珠寶師鑑價,然後帶著鑑價單一起走,一來可以證明鑽戒是從加拿大帶出去的,二來能證明鑽戒的價值。只要鑑價一次,可以用好多年。

另一位新移民媽媽則透露,移民入關申報時,最好詳細列出自己的珠寶鑽戒,將來帶進來時,才不會被課稅。

申報也是重大學問,有位載著真正勞力士錶入關的移民爸爸,被海關發現沒申報時,竟然回答說:「這是假的。」結果海關人員當場拿出鎚子,把假錶砸個稀爛。

房子可以邊租邊賣嗎?

買房子投資的人,追求的是最高利益。通常會採取「市場好就賣,不好就先出租」的彈性策略。當不清楚市場行情到底好不好時,也會有「邊租邊賣」的權宜措施。

問題是,房客租房子是要安靜 舒服地過日子,並不想整天被人參觀,生活作息大受干擾,因此,很多會採取不是那麼配合的態度,包括搞失蹤不接電話,故意把房子弄得亂七八糟,藉故不讓人看屋等等。

到底房東有沒有權利賣房子?租客有沒有義務配合?這是常年來房東與房客爭執最大的一個問題點。根據BC省的《住宅租賃法》(The 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規定,房東有權利賣房子,租客也有享受寧靜生活的權利。如何兩全其美,主要看房東與房客之間的協商。

在沒有經過房客的同意下,房東就算有鑰匙,也不可以逕自將鑰匙交給地產經紀人,然後就肆無忌憚地帶人進去看屋。雖然房客不能無理阻撓看屋,卻也不需要一個禮拜七天都配合,萬一房東的房子掛在市場上一整年都賣不掉,房客的生活將大受影響。

最好的方法是,房東與房客坐下來,談定可以看屋的時間,例如,只有周三晚上與周六中午可以看屋,然後做成行事曆,雙方簽字,以免日後有糾紛。

在實際操作上,即使雙方都簽字同意,還是有不少糾紛。房客有時候會以「孩子生病」、「家裡有客人來」等理由,取消原先預定的時間。房東要用更大的耐心溝通,不宜強行進入。

定有租期的租約,是被保護的。房東就算賣掉房子,房客還是可以繼續住,直到租約到期。只有Month to Month的合約,房東才可以在兩個月前通知,讓租客搬離,但是必須減收一個月的房租。

基本上,房東要進入房客的屋子,一定要在24小時前給通知。就算租約特別寫明房東可以隨時賣房子,還是要依法律規定,進去之前24小時給通知。否則,就違反相關法律的規定。

站在房客的立場,房東一邊租給他們,一邊還賣房子,是很令人難以接受的事。有些Month to Month的租客,會乾脆給房東「一個月通知」,提早搬家。有合約綁住的租客,則只能在自己權益不受影響的情況下,給予房東最大的方便。

帶 7 萬美金移民

移民的前一個月,我辭掉中國時報的工作,一方面忙著打包行囊,一方面則是晨昏趕工幫人代筆寫一本書。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此去前途未卜,能多帶點錢就多帶點錢。所以,我不放棄任何可以多攢錢的機會。

「為什麼移民?」「你們準備了多少錢?」向周遭親朋好友辭行時,差不多每個人都會問這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千頭萬緒,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第二個問題則只有一個答案,「7萬美金,我們帶了7萬美金。」。其中大部分是中國時報給的離職金,如果報社沒給這筆錢,我們大概走不了。

「怎麼可能?我以為你們一定有一、二百萬美金在身邊,否則怎麼敢移民,膽子太大了。」長輩親戚知道我的壯舉,幾乎都搖頭,還有人勸我打消移民念頭,「台灣好好的不住,幹嘛出去吃苦。」

如果中國時報一直好好的,不會裁員換老闆。如果我的身體一直好好的,不必開刀割一顆瘤。也許,我會好好的待在台灣。就在等待和信治癌中心的切片報告的一個半小時裡,我想到了「五年存活率」,我問自己:若生命只剩下五年,你要做什麼?結果一個影像蹦出來,我要帶孩子到國外住住。也許辦移民需要花二、三年時間,起碼也還有二年多可以住。

既然動心起念,我就開始蒐尋資料,發現只有加拿大接受編輯與記者技術移民。於是,我馬上遞件申請,竟然通過了。所以,並不是我選擇加拿大作為移民國家,而是只有加拿大這個國家接受我這種條件的人移民。現在,這扇門也關了,記者編輯不能作為移民申請資格,我剛好趕上小門半開的那幾年。

由於一開始的念頭就是要到國外住住,所以,我的如意算盤是,先用7萬美金撐個二、三年,看老公能不能有從聯合報優退的機會,那就是另一筆錢,接著還有山上的房子可以賣,還掉貸款後還剩一些錢,四年後我還可以領勞保退休給付…。反正山不轉路轉,總是可以活下去的。

就因為「不怕」,我前面兩年可以說完全放鬆,每天就是上課、煮飯與散步。雖然帶來的錢愈來愈少,心情卻是亢奮的。既然擺脫了五年存活率的夢魘,未來不管怎麼活,都是賺到的。我不但不可以自怨自艾,還要珍惜每一時每一刻,深刻體驗「住在國外」的樂趣。只要不是病倒,我相信自己絕對可以在異鄉生存。

就這樣,我的移民日子已邁入第十個年頭,從來沒有過山窮水盡的時候。誰說7 萬美金不能移民?只要膽子夠大,加上有神助,一點問題也沒有。

人人都想蓋房子

有錢有閒的投資移民,在溫哥華想找點事做做,左衡量右打聽,決定買一塊地蓋房子,可以自住,也可以出售牟利,萬無一失。

年輕闊氣的富家少爺,做不了朝九晚五的固定工作,為了向父母證明自己有賺錢的實力,決定與幾個哥兒們,一起找地蓋房子。

鑽石級的地產仲介大亨,眼看著自己的客戶因為蓋屋,一轉手就賺錢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也下定決心籌集資金,加入建屋的偉大行列。

經驗老到的驗屋師,或裝潢工作者,發現別人造屋錢更好賺,也紛紛申請建商執照,做起承包生意,轉行蓋房子了。

人人都想造屋,是現今的大潮流。除了原本長期在找起、養地的正規建商之外,還多出了許多不同目的、不同背景的人,試圖在這行業中分得一杯羹。

蓋房子真的那麼容易賺錢嗎?雖然有不少人賠了錢,甚至房子只蓋到80%資金就用完,半成品一直掛在那裡無法處理。但是,後繼者看不到前仆者的苦,只眼紅於那些賺進大把鈔票的人。

蓋房子的人,與炒股票者的心理其實有些雷同,賺錢的很會吹噓,賠錢的都很沈默。由於正面聲音多,後面的人因而願意奮不顧身地相繼投入,想藉此賺到人生的第一桶或第N桶金。

只是,事實是否正如想像那般美好,恐怕就冷暖自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