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Entries »

創造一個家庭辦公室

這十幾年來,我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家一直有個全家人使用的家庭辦公室,每個人有自己的書桌與櫃子,只要吃過飯,大家就很習慣地待在辦公室裡,成員之間可以自然而然的互動。

w8
我經常幫人家買賣房子,對一般人的居住規劃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我發現,不管房子大小,絕大多數人都沒有設計出一個空間,讓全家人沒事就想待在那裡。
 
有大房子的人,通常會有一間氣派的書房,裡頭只有一張董事長級的辦公桌與大大的品質高尚的書櫃,平常只有男主人會用,而男主人卻很少過來住。有些家庭也給孩子規劃書房,兩個孩子在一個房間,大人則在家庭廳看電視,結果孩子們整天玩電腦遊戲,大人愈來愈管不動他們。
 
房子小一點的,可能讓孩子擠坐在餐桌上做功課,只要功課做完,就隨便他們做什麼。很多孩子待不住會往外跑,或者乾脆關在房間裡上網。
 
其實,家庭空間的設計,會影響家庭成員間的互動。孩子小時候,當父母的還可以釘著,等他們到了高中大學了,如果經常待在自己房間把門一關,父母連敲門都不好意思,甚至會因為進入孩子們的房間而引發衝突,更別談溝通與互動了。
 
若是有一個他們喜歡待的開放空間,平常除了吃飯睡覺,其餘時間都願意在那兒,父母也跟他們在一塊兒,就算每個人都看自己的電腦,各自欣賞不同的影片,彼此還是看得到,眼神也可以交流。
 
不僅是孩子,對移民第一代的父母來說,這也是個安頓身心的所在。大部分移民來的時候,都是三、四十歲,突然放棄了原來還不錯的工作,成為無業人士或打工族,在情感上是很不舒服的。如果有一張辦公桌,每天坐在那裡就像回到從前,會有更多屬於職場的信心。
 
移民之初,我們租房子住。一開始,租了一間家具滿滿的房子,我們從台灣運來的半貨櫃的東西,只能寄放在朋友家。房東有大電視大沙發,卻沒有書桌。我與兩個孩子只能擠在四人坐的餐桌上讀書寫作業,吃飯時就得收起來,感覺不是很舒服。
 
後來我們換租一間空的房子,擺了自己的家具,還趁著別人回流,買了四張漂亮的木質書桌。然後,我們就有了家庭辦公室,別人放長餐桌的地方,我們擺了四張桌子,兩張兩張面對面「辦公」。孩子的爸爸晚了幾年過來,一來也立即有了自己的位置。
 
後來我們買了房子,整個屋子裡最大的一個空間,成了家庭辦公室,我們把所有桌子櫃子全部放那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小地盤。這期間,孩子大了,女兒去多倫多住校,回家時還是很自然地回到自己的書桌。兒子緊跟著也去UBC住校,周末回家很習慣地就待在家庭辦公室裡。
 
現在孩子們都工作了,一個住家裡,一個在外頭,只要他們回家,全家人一定在一起,因為我們的書桌緊密相連。
 
這是一個「個人媒體」時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發布消息與接收訊息的管道。父母子女之間連一起看個電視電影都不容易,因為喜好大不相同,而且每個人各看各的電腦,根本不需要一起看。唯一能將大家綁在一起的,除了濃密的情感之外,就是空間規劃了。不管屋大屋小,都要有一個大家願意待的地方,只要在那裡,就能看見彼此在做什麼,不需要言語。

b17.jpg

  可以算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盛況,大溫哥華的房價在攀頂之後,繼續往上攻尖,而且勢如破竹。相對於苦於買不到房子的人的憂慮,擁有房產者無不笑逐顏開,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成為「百萬富翁」,甚至「三百萬富翁」、「五百萬富翁」。

這一陣子,在參加一些朋友間聚會的時候,我最常聽到的問題是:「你看我的房子值多少錢?」這些人並沒有賣屋的打算,只是想瞭解一下自己的「身家」到底增加了多少。

「我們北本拿比最近漲好兇,我們家附近一間比我們家醜的老房子,沒什麼裝修,政府估價130萬,四月初賣了255萬。妳看,我們家是不是值300萬了?」一位個性開朗的媽媽問。

從交易價格來看,最近的房屋賣價確實令人瞠目結舌。四個月的漲幅,已經相當於平常時期四年的增值。其中還有一些特殊個案,銷售價格毫無理由飆高,令人無法理解。前面那位媽媽所說的賣255萬的房子,看起來沒有什麼吸引力,沒有人知道買家為什麼願意出那麼高的價格去買,同一條街上另一間較新較大的房子,才賣了179萬。

「我們Point Grey漲得更厲害,前年才賣300多萬的房子,今年政府估價漲到450萬,然後,四月賣了680萬,比搶銀行還快,這年頭做什麼生意會有如此高的利潤?」另一位媽媽說。

這位媽媽在一個商場裡擁有店面,生意也不錯,但是她說開店是「社會工作」,賺不到錢。收入付房租水電管理費,以及三名全職與兼職店員的薪資,差不多剛剛好,當老闆的只能賺一點點薪資所得。可是,店也不能隨便收掉,因為員工靠它養家活口,顧客也很穩定,而且,她也不希望自己整天無所事事。

還好,她運用銀行貸款,在溫哥華西區投資了幾間獨立屋,這些年房價不斷上漲,有人說她已經身家千萬,盆滿缽滿,隨便賣一間房子都可以吃一輩子。她倒是守得住,一直用出租的租金養房子,始終不肯出售。

在溫哥華,有房斯有財。移民者要想真正立足,手上一定要掌握不動產,而且最好是獨立屋,公寓或townhouse則要看地段,公寓從2008年到2014年幾乎沒什麼漲,這兩年部分地區才開始漲,溫哥華Downtown漲幅最大,幾乎追上獨立屋,目前十年以內的一房公寓,大概要50萬以上才買得到,兩房則要75萬左右。二年前一房只要40萬出頭,二房60萬以下就買得到。

有些其他地區的公寓,雖然也小漲,卻不易脫手,有一棟在skytrain附近的大樓,一口氣有60戶在市場上賣,而且還有好多戶已經賣了快一年沒賣掉。供過於求的情況下,價格自然很難上漲。

有一位回流媽媽,三年前賣掉自己的獨立屋,換成一間兩房的公寓給讀大學的兒子住,然後將60萬交給銀行的投資理財專員規劃,結果今年回來時,發現60萬剩下40幾萬,別人都因為房子身價上漲,只有她掉價,非常不甘心。

「有沒有什麼房地產投資,可以在兩個月內迅速獲利,我想做短線,妳幫我找找看。」她找到我,並且提出訴求。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實話實說:「我不是神,無法預測未來,也不知道什麼樣的房子可以在兩個月後有暴利。「萬一炒房炒成房東,妳可以接受嗎?」我問她,她說不行,她很快要回去,只能兩個月。我只有對她說抱歉,因為無法打包票。

很多人根據目前市場的熱況,大膽假設只要買到地段房型學校都優的房子,「一個禮拜可以漲一、二萬」,持有兩、三個月脫手,扣掉稅與佣金,還是有幾萬元的獲利,值得短線操作。

聽到這樣的分析,再看到市場上一些很突兀的成交個案,我突然想到台灣「股票二萬點」時,全民的瘋狂投入。大溫哥華的房屋市場,確實愈走愈投機,來自海外的熱錢在裡頭翻雲覆雨。

處於這樣的風口浪尖,其實不能隨波逐流,有房產者只要高興於身價上漲就好,沒有房產者要謹慎投入,不要成為別人致富的踏腳石。是「富貴如浮雲」,還是「富貴險中求」,就要用智慧去判斷了。

0921z

獨立屋的價格一翻再翻,她在溫哥華西區的一棟房子,十幾年前買70幾萬,今年市價已經接近250萬。在理財專家建議下,她把房子賣了,改租房子住,多出來的錢可以投資,還可以毫無壓力地四處旅行。

「我只有一棟房子,如果永遠不賣,我就享受不到房子漲價的好處,還得張羅維修費與稅金。賣掉之後,我用3000元一個月,在同一個地段租了還不錯的新的城市屋,一年三萬六,二十年不過七十幾萬。我手邊永遠有錢可以花,這才是享受晚年生活。」她有自己的一套邏輯。

周邊朋友雖然不一定贊同她的作法,卻也頗羨慕她的無拘無束,「愈來愈像加拿大人,不再做屋奴。」看她忙著找朋友一起坐遊輪,搭飛機也改訂頭等艙,沒事還呼朋引伴拜訪新開張的餐廳,嚐試新菜色,大部分人還是非常羨慕的。

唯一持負面意見的,是她的一位同鄉。這個人九年前就賣掉房子,租住朋友的地下室,本來想等房價下跌再買回來,可以賺差價。沒想到一直等到現在,還是沒有機會出手,而當年賣房子的錢,分給兒女一部分之後,已經所剩無幾。「我賣掉的是六房的獨立屋,現在頂多只能買點二房的公寓,真的很反悔。」同鄉說。

她明白同鄉為什麼後悔,卻仍執意這麼做。她說:「如果擁有自己的房子,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我就不可能賣掉它。我跟同鄉最大的不同是,我從沒打算再買回來。我已經六十歲了,租個幾年房子,下一站就是老人公寓,我不需要獨立屋了,也不打算留給孩子,免得他們缺乏奮鬥的目標。」

她現在也不光是吃喝玩樂享用自己的金錢,她還固定捐錢給一些非政府組織。在捐錢之前,她會先參與那個組織的工作,瞭解他們在做什麼,然後才把錢給他們。為了適當捐款,她花了不少時間參與公益活動,生活因而豐富許多。

她還開了一個網路理財股票帳戶,開始研究美國與加拿大的股票,「動動腦筋,比較不會老人痴呆,也不怕被理財專家牽著鼻子走。」

以大開大閤的姿態,重新規劃自己的老年生活,她在朋友圈裡,已經被貼上了「敢於做自己想做的事」的勇敢標籤。很多人還打算一路看著她,五年後、十年後是否一樣樂觀向前,是否完全不後悔現在的決定。

0921

溫哥華是有錢人高度聚集的地方,有時候和左鄰右舍比一比,或者和孩子同學們的父母較量較量,你會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好像其他人都比你有錢。

當然,住豪宅、開名車的,也可能貸款購買,擁有者根本債台高築,不見得有錢。相反的,開十年老車,住五十年破房子而不花錢維修者,可能才是真正的富翁,身邊有億元資產。

撇開這些極端的人不談,「有錢」在銀行業者的眼中,還是有一定標準的。皇家銀行在2015年世界財富分析報告中就指出,「有錢」可以分為三個層次,如果你符合其中的一項,就算是有錢人。

第一種是普通有錢人。除了自住的房子、自用汽車以及珠寶之外,還擁有100萬到 500萬美金資產的人。據說加拿大有將近百分之一的人,符合這項標準。

第二種是超級有錢人。除了自住的房子、自用汽車以及珠寶之外,還擁有500萬到 3000萬美金資產的人。加拿大有三萬人符合條件。

第三種是宇宙無敵超有錢人。除了自住的房子、自用汽車以及珠寶之外,還擁有超過 3000萬美金資產的人。據說,加拿大有三千三百人。

如果你很榮幸擠進有錢人圈圈中,那麼恭喜你,這表示你不但生活無虞,還有比其他人更大的能力,可以照顧其他弱勢的人。當一個人擁有一輩子都用不完的錢的時候,如何運用財富,才真正考驗智慧。

若你不但不屬於其中任何一類,而且相去甚遠,甚至還有負債。那麼,握個手,你是芸芸普羅大眾中的一個,你將擁有繼續奮鬥的驅動力,你將有機會經歷更多的人生酸甜苦辣,你將穿著草鞋豪邁地與穿皮鞋的人賽跑,你將吃勞動所得,每日睡得香甜。

人在天堂,錢在銀行,或者錢留子孫,並不是最理想的人生狀態。加拿大有很好的養老制度,有錢沒錢在晚年時,其實差別不大。反而,健康與不健康,差別非常大。

0508c
有一間政府估價只有六十幾萬的高貴林老房子,屋主花了二十幾萬裝修後,以九十幾萬掛銷售。短短兩天開放參觀,吸引了14組人出價搶買。很快以超高價格110萬賣出。
溫哥華西區的情況更誇張,只要是有地的老屋,價格在150萬到200萬之間,幾乎都加價20萬以上賣出。有一間佔地一萬六千呎的老屋,開價599萬,竟然賣到 801萬。
這是這幾個月一再上演的「老屋傳奇」故事。原本已經快要到生命終點的老房子,突然成了人人想搶的灰姑娘,只要擁有一塊還不算小的土地,就算老屋再醜再爛,也不怕沒人接手。

同樣的幸運卻沒有降臨到其他類型的房子頭上。新蓋好的大豪宅、雙併孖屋、城市屋、公寓大樓,除非價格特別便宜,或者屋況與地段特好,否則都和以前一様,必須等一丶二個月,甚至更久的時間,才能找到適合的買主。

有人認為,這一波房市熱潮,並不是投資客帶來的,而是自已要住的那群人。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他們會選擇不是那麼好住的老屋,而捨棄其他更好住的產品。

會搶老房子的人,著眼點多不在於住得舒服,而在於未來的增値空間。他們多半認為,先拿到一塊土地再說,不管自住或出租,至少能夠保值。因此,儘管可以花50萬買三房的公寓,很多人還是寧可擠著壓著生活開銷,跟大家一起搶買80萬的老屋。

所以,認真來講,溫哥華的房子並沒有貴得令人住不起,屬於年輕人第一個家的二房、三房公寓,其實比其他大城市都便宜。如果不加入搶屋行列,剛成家的年輕族群要為自己買一個巢,相對比在北京、上海、台北的年輕人容易得多。
畸形的房市熱潮,其實與實際居住沒有太大關係,應是熱錢與低利率所帶動的。這一波「老屋傳奇」故事到底會上演多久,就看熱錢會不會持續來,以及本地人如何跟進了。房市愈熱,沒買到房子的人愈焦慮,愈會奮不顧身跟進,讓市場熱到接近不合理的地步。

???????????????????????????????

在這一波的房子搶購潮中,投資客已成為最大贏家,連建商都搶不過他們,自住客更是望塵莫及。

大溫哥華的房價直直漲,十年沒有大回,只有小跌,又迅即翻升。最苦的是拿著基本工資,找不到地方住的人,最樂的則是投資客,眼看自己的財富不斷的翻倍,看著別人幫自己賺錢。今年,由於加幣與利率雙跌,投資客更是大舉出籠,在各個地方點火。所以,今年的搶風遍及大溫與菲莎河谷各地。
由於火是投資客點的,所以,搶的只有他們喜歡的產品。那就是,有土地的獨立屋,特別是地大的老屋,或者是價格較低、可以出租的獨立屋。他們買到手後先出租養著,坐等房子增值再出手。
過去,老房子幾乎都是建商的囊中物,因為建商出手快,又敢無條件買屋,其他人不是對手。現在,投資客比他們還厲害,出手更快,價格更高,同樣沒有購屋條件。建商的優勢幾乎已經消失。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主要是新屋價格過高,建築成本也不低,建商如果不能及時賣掉手上的建案,賠錢都有可能,所以,他們相對地更仔細評估,出手更謹慎。投資客剛好相反,他們不打算蓋屋,只想先拿到手,以屋養屋,反正手上的閒錢也無處去,放在房地產相對安心。
「別以為投資客都是事業有成的中老年人,我今年就做了好幾單小留學生的生意。剛滿19歲的孩子,一出手就是百餘萬,父母連看也沒看,就從海外把錢匯過來,而且,一個買完了,同學也跟著買,好幾個學生各買了一間大房子,都空在那兒,沒人住。」一位業績優異的地產經紀人透露。
「我是不折不扣的受害者,因為父母要來同住,我打算換一間價位較低的獨立屋,結果,因為要求驗屋,我連續下單五次都沒有買到房子,都被沒有條件的投資客買走了。」一位挫折的購屋者說。
自住客碰到多金又不在乎房子好壞的投資客,可以說以卵擊石。如果將來的市場依舊如此,外來資金仍然不斷進來。首次購屋族將更難搶進獨立屋市場,受薪階級更將遠遠地被房價拋在後頭。

0306

「最近房子搶的那麼兇,都是中國人在買嗎?」「聽說這附近有好幾間千萬豪宅賣掉,買家都是中國有錢人。」不管消息來源是真是假,「中國人」在加拿大已逐漸被歸類為「有錢人」,而且,是讓加拿大人感到不舒服的有錢人。

現在,連哈珀政府一位在中國當過三年大使的資深官員,都主張公開討論中國熱錢的好處與風險。這位前大使認為,這些錢多來自貪官污吏,已經對加拿大的房地產造成衝擊,特別是對多倫多與溫哥華影響最大。

其實,受到影響的還有眾多中國移民的形象。超級有錢人畢竟只是少數, 大多數人還是得兢兢業業辛苦工作,存一點點錢,從小房子開始買起。讓加拿大其他族裔的人誤認為中國人都很有錢事小,若把那些揮金自大人士的態度,也一併加在集體中國移民身上,就有些氣人了。

「我在溫哥華西區工作,住在Pitt Meadow,每天得搭通勤火車上班,來回三個小時。很多中國移民跟我們一樣,非常刻苦地經營自己的生活。所以,當我聽到同事們有時會說:『溫哥華的房價都是被你們中國人炒高的,很多人買了都不住,讓我們這些想住的人買不起,只能住得遠遠的。中國人太有錢了…』我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因為,我和那一群有錢人半毛錢關係也沒有。」一位移民十幾年的早期中國移民說。

他的朋友圈幾乎都是同樣辛勤奮鬥的中國移民,有人移民的時候只帶了三萬元,雖然當時一間公寓只要九萬元,卻沒有膽子下手買。他們先工作與讀書,然後慢慢存錢買房,從公寓開始,有人已經換成獨立屋,每一分錢都是自己賺來的。

自從暴發戶移民來了之後,中國人形象大大不同,好處是沒有人敢再小看中國人的財力;壞處則是種種不良行徑被揭發,有錢中國人全部被視為貪官污吏,連加拿大政府都在討論其負面影響。而一些不明就裡的人,只要一看到中國移民,就一律貼以貪婪無品的標籤,讓一些正派謙和的中國移民,感覺很受傷。

未來,只要中國熱錢繼續進來,就會有更多的加拿大人,對中國移民另眼相待。也許,到時候不僅加拿大官方要公開討論其利弊,連中國人自己的圈圈,可能都會開始有內部檢討。(更多文章在www.yayasu.com)

1019c

移民之初,他接受了BC省很北方的一個工作,把根扎在那兒十幾年,有了房子、車子與兒子。今年,他打算搬到溫哥華來,一方面是配合公司的人事調動,一方面也希望兒子有更好的教育機會。

本來打算「以屋換屋」,看了溫哥華的房價之後,他驚呆了,根本不是他所能負擔的。「我2001年用二十多萬在北BC買了五房的獨立屋,當時大溫哥華的房價也沒有高很多,三、四十萬也能買到獨立屋。可是,我在北BC的房子現在只能賣個三十萬左右,大溫哥華的同等級房子,最少要120萬到150萬。我的朋友們一開始定居大溫的,足足比我多了一百萬的資產。我怎麼賺也贏不了他們。」他說。
「這房價,根本不打算讓人活。我們的錢,竟然連公寓都買不了。如果移居過來,只能租房子住,很不甘心。」他的妻子有怨言。不過,為了孩子,他們還是鐵了心要搬過來。「租就租吧!」她說。
大溫哥華的房價這十幾年來,可以說一路攀升,只有在2008年底、2009年初那段時期,曾經短暫修正15%左右,接著又反轉向上,其中雖有停滯,大趨勢卻始終往上。2015年才開始,市場就和今年的冬天一樣,一點也不冷,買賣房屋者並沒有因天氣而停下來。
所以,房價跌不下來,是因為需求就在那兒。由於氣溫與環境因素,加拿大境內其他省分的人,都有興趣搬到大溫哥華來,亞伯達省的有錢退休人士最喜歡西移,多倫多以及中部省分,也有不少人搬過來。加上新移民以這個地方為居住首選,房價當然節節高升。
從北BC來的,覺得這裡的房價高,自北京、上海、深圳來的,卻直呼便宜。這十年來,大溫哥華漲得最快的區域,不過翻了四倍,中國一些大城市,有的已經翻了十幾倍。常常聽到國內的買家對著美麗的新房子說:「這房子氣派,地也夠大,和國內比,還真是便宜。」
只要有人認為大溫哥華的房價便宜,就會大方出手購買。現在覺得貴的買不起的人,以後恐怕更加沒機會。年輕一代要想靠薪資所得購屋,將會愈來愈難。
除非,加拿大有限購政策,非加拿大居民不得買屋,而且以兩套為限,房價或許會獲得抑制。短期來看,這樣的可能性應該沒有。而且,重新開放後投資移民的投資額度將提高,高端地段的房價可能會炒得更高,周邊因為蝴蝶效應,也會跟著水漲船高。等待房價大幅修正下跌的人,恐怕有得等了。

Bad Kids (1)

已經十點鐘了,寄宿的十年級生還賴在床上不起來。為他準備的早餐在餐桌上已經冷了,看來,他今天又不準備上學了。作為寄宿媽媽,她還是負責任的敲房門,生怕寄宿的學生有病痛。

「我昨晚沒睡,不要吵我。」房間𥚃傳出懶懶的聲音。八成又是玩電腦遊戲通宵,她只好搖搖頭離去。

如果是幾年前,她會想辦法救這孩子。現在,她已經知道做什麼都沒有用,孩子本身以及他的父母,根本𣎴在乎,只有她一個人瞎忙。

許多華人父母以為,只要把孩子送出國讀書,他就會英文呱呱叫,而且發展得很好。疏不知會讀書的孩子可能會適應環境努力求學,本來就不愛讀書的,離開父母之後可能如脫韁野馬,會一路鬼混到底,寄宿父母根本管不了他。

「我剛剛把寄宿我家的男生趕走了。他根本不想讀書,他父母要我們載他們的兒子去參觀大學,我們好意安排了半天行程,那小子卻一路腄覚,到了大學仍然叫不醒,平白浪費我們的時間,很氣人。而且,他完全不跟我們講話,白天睡覺,晚上在屋子裏走來走去,怪嚇人的。我告訴他的父母,我帶不了他們的兒子,要他們另找寄宿家庭。」一位寄宿媽媽說。
另外一位媽媽則是要求朋友的女兒搬出去,因為她整天躲在房間裡面看韓劇,高中根本念不畢業,更別提上大學。

另一個趕走寄宿生的家庭,是因為home stay 的高中生不但喝酒,還抽大麻,做為孩子的監護人,既然幚助不了他,只好放手,讓更有能力的人來幫忙。
單單把孩子送出國,試圖花錢為孩子買前途,絕對是不是負責任的作法。當父母的除非有通盤規劃,否則最好把子女留在身邊。

幻想著子孫都在身邊

dinner prayer1
辛苦熬了五年,夫婦倆決定不再「苦守」溫哥華,要搬到溫暖一點的地方養老。「留在這裡是想跟孩子們近一點,誰知道,一年還是見不到一次面。」
他們的兩個孩子,一個在美國加州,一個在加拿大的卡加利工作,雖然都不遠,卻仍然相隔千山萬水,不能隨時幫父母一把。有一回,當媽媽的臨時心臟病發,老伴一急之下,打完求救電話也開始眩暈,救護車到來時,把兩個人一起送醫。他們的子女只能乾著急,一點也幫不上忙。
有時候,他們也會幻想著子孫都在身邊的情景,就像許多沒有移民的老朋友、老同事,他們的兒女都住在同一個城市,隨時可以一起吃飯,孫輩孩子也時時環繞在旁嘻嘻哈哈。「哪像我們,看孫子孫女都是從電腦上,只能看,摸不著。雖然我極不願意承認,但是,確實寂寞啊!」老先生說。
回到原居地,兩老打算住到老人公寓去,一則有伴,三餐有人打理,二則醫護人員就在旁邊,萬一有病痛,也不至於孤立無援。
他們參觀過老人公寓,發現裡頭住著的人,很多都跟他們一樣,子女在外國。這些人用一生的積蓄,送孩子到日本、美加、歐洲讀書,成器的找到好工作留在那裡,接著成家立業,當父母的不能阻礙孩子們的前途,只能獨飲孤杯。
「如果人生重來,我還是會帶著孩子們移民,他們可以有好的發展,為什麼要受到侷限?老年生活本來就應該自己安排,就算子女在身邊,也不能賴著他們。」即將回流的老先生說。
「我倒是挺羨慕我妹妹,女兒、女婿、兒子、媳婦通通都在附近,孫子們放學都在奶奶家玩,好熱鬧。我現在就算學會做新的點心,也沒人吃,我們兩個都老了,腰圍粗胃口小,連吃飯都沒什麼勁。」老太太有不同意見。
這回收拾行囊,他們不打算飛來飛去了,連加拿大的養老金都準備放棄。老先生認為,一定要放棄一邊,只留在一個地方,心才會安定。老太太因為心臟問題,搭飛機不是那麼舒服,寧可簡單留在一個地方。
「也許將來全家人很難相聚,但我們得看開一點,人本來就是一個人到這世上來,一個人走,再多的依戀也沒有用。我們得先練習練習。」老先生很豁達。
移民家庭本來就流著冒險的血液,一個家庭分成三個、四個是極為稀鬆平常的事。既然選擇了外移這條路,就只能幻想子孫繞膝的天倫美景了。